麦家《解密》在英美的评价与接受——基于英文书评的考察

来源:快报
责任编辑:李志喜
字体:

本文原载《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18年第2期,已获作者授权在此推送,特此致谢!

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 翻译社会学视阈下中国现当代小说译介模式研究”( 项目编号:15BYY034 )和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课题“基于语料库的浙籍当代作家翻译研究”( 项目编号:15NDJC128YB )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

缪 佳 同济大学外国语学院

汪宝荣 浙江财经大学外国语学院

内容提要

通过对英美两国媒体在《解密》英文版上市一年内发表的英文书评,进行分类梳理和核心内容述评,考察《解密》在英美的评价和接受情况。对《解密》的正面评价主要涉及作品主题、故事情节、叙事方式、作者背景与小说主题及情节的契合、与西方类型小说的关联、中国元素等,同时也有负面的评价和有关翻译的评价。《解密》 能够吸引西方读者主要归因于它具有的世界性和本土性特征,同时有赖于文学输出的规模、图书市场的推介力度以及全球化的程度等“外力”。

关键词: 麦家《解密》英文书评 接受

DOI:10.16287/j.cnki.cn11-2589/i.2018.02.015

一、 引言

麦家被誉为“中国谍战小说之王”[1]、“特情文学之父”[2]。他的长篇小说《解密》(2002年初版,获国家图书奖)、《暗算》(2003年初版,获茅盾文学奖)、《风声》(2007年初版)等都被改编成了影视作品,在国内颇受欢迎,但其成名作《解密》在国内初版12年后才走进英语世界:2014年3月,英国汉学家米欧敏(Olivia Milburn)和克里斯托弗·佩恩(Christopher Payne)合译的《解密》英文版由企鹅兰登图书公司旗下的Allen Lane出版社和美国FSG(法劳·斯特劳斯·吉罗)出版公司联合出版,在21个英语国家和地区同步发行[3]。《解密》英文版还被收入“企鹅经典”文库,使麦家成为迄今唯一入选该文库的中国当代作家。《解密》被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评为“2014年度全球十佳小说”[4],被译成30多种语言,“在西方形成了一股强势的‘《解密》旋风’ ”[5]。

国内学者对《解密》海外译介与传播的论述主要有:王迅述评了西方国家一些重要媒体对《解密》的评论,指出《解密》走红于西方,“从根本上说,还是在于其叙述视角、叙述主体、叙事过程以及艺术形象等多个层面的独特创造”[6];时贵仁认为,《解密》 畅销西方,主要得益于作品中“中西文学元素的共鸣”,包括英雄主义、推理和悬疑、爱情[7];吴越认为,“世界性的畅销题材加上恰到好处的中国特色”是《解密》成功走进海外市场的关键⑧;季进、臧晴则另辟蹊径地指出,《 解密》在西方的畅销有赖“包括译者、出版商、媒体等在内的一系列非文本因素的市场运作”[9];李强、姜波从小说的内容、英文版市场化运作方式及翻译质量等方面探讨了《解密》在海外的成功对中国文学走出去的启示[10];陈香、闻亦指出,《 解密》所体现的“麦家的英雄主义”及其全球营销模式促成了“麦家现象”:从目前收藏《解密》的海外图书馆类型看,70%左右是公共、社区图书馆,30%是学术研究型图书馆,表明《解密》的接受人群主要是大众读者,“是中国文学进入美国大众文化消费圈的可喜现象”[11]。

以上学者从小说本身、非文本因素(相关行为人、市场运作模式等)或图书馆收藏情况分析了《解密》在国外走红的原因,有的也用到了部分英文书评(如王迅;季进、臧晴),但因论述目的和侧重点不同,都没有把书评收集得尽量齐全,并据以做出全面的考察,因此这些学者论及的是《解密》在西方被评价、接受的部分情况。有西方学者指出,对书评进行考察是了解作品接受情况的一种有效的方法,因为书评反映了“评论界对作家作品的各种反应”;书评作者被视为“超级读者”,“从他们的评论可知一个抽象的或实质上的读者群对作家作品的反应”[12]。诚然,这种主观评价性的“评者反应”并不都是可靠可信的,有的甚至带有个人偏见,但至少能为我们考察中国作家作品在国外接受情况提供一个重要的信息源。

笔者利用一所美国大学的图书馆数据库及互联网进行了穷尽式搜索,收集到英美两国媒体在《解密》英文版上市一年内发表的英文书评32篇[13]。通过对书评进行分类梳理和核心内容述评,本文旨在考察《解密》在英美的评价和接受情况,具体回答以下问题:

“(1)《解密》的哪些文本因素获得西方评论人的好评?在如潮的好评中是否也有批评、挑剔的声音?对译文的总体评价如何?

(2)这些书评反映《解密》在英美的接受情况如何?

(3)《解密》在西方走红对中国当代文学对外译介与传播有何启示?”

二、 刊载《解密》书评的英美媒体

本节简析刊载这32篇书评的英美媒体的性质、种类、影响力以及重要书评作者的背景。[14]

首先,发表《解密》英文书评的专门特色网站(不包括纸质媒体网络版)主要有6家:对世界各国文学奖项进行追踪解析的“书评大全”网站( http://www.complete- review.com),亚太美国中心创办的“书龙”网站( http: //smithsonianapa.org/bookdragon/) ,美国“喧哗”网站( http: //www.bustle.com),专业书评网站( http: //marywhipplereviews.com) ,“故事的故事”专业文学书评网站( https: /jseliger.wordpress.com) ,涉及专门知识领域的“犯罪分子”网站( http: //www.criminalelement.com) 。这些网站具有传播迅疾、覆盖面广、可及性高等特点,有力地推动了《解密》在英语世界的传播。

其次,根据其面向的主要读者群及书评内容的学术性和专业程度,可将刊载这些书评的美英纸质媒体分为学术性、普及性和图书行业性三类。学术性媒体较少,主要有英国《泰晤士报文学副刊》和《伦敦书评》等。普及性媒体最多,影响力也最大,主要包括全国性主流刊物,重要的有:美国的《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芝加哥论坛报》《华尔街日报》《新共和周刊》;英国的《泰晤士报》《卫报》《每日电讯报》《金融时报》《独立报》《经济学人》等。第三类是图书行业刊物,有美国的《出版人周刊》《书目》《书页》。

最后,为普及性媒体撰写《解密》书评的有:专业评论家或中国问题专家希尔顿( lsabel Hilton)、范嘉阳( Fan Jiayang ) 海因斯( Emily Bartlett Hines) ;汉学家林培瑞(Perry Link)、吴芳思( Frances Wood) ;作家兼学者威尔逊( Edward Wilson)、拉曼(Alexander Larman)、克里斯坦森(Bryce Christensen)、赛里格( Jake Seliger) ;密码学等相关领域学者埃文斯(David Evans)、罗素(Anna Russell) ;旅美中国作家陈葆琳(Pauline Chen)、美籍华裔学者欧大旭(Tash Aw)等。

三、英美媒体对《解密》的评价

通过对重要书评内容的梳理和择要述评(均由笔者译成中文),我们发现对《解密》的正面评价主要涉及作品主题、故事情节、叙事方式、作者背景与小说主题及情节的契合、与西方类型小说的关联、中国元素等,同时也有一些负面评价。

(一) 正面评价

1 小说的主题内容

(1)破解人性之密码

匿名评论人在《出版人周刊》指出,麦家在《解密》中要做的其实“就是不断破译人这个最玄幻的密码”[15]。林培瑞在《纽约时报》也评论指出:“在这部小说中,麦家描述的真实的密码或侦探工作并不多,其引人入胜之处在于对主人公容金珍的心理研究以及扣人心弦的情节、阴森森的氛围和华丽的细节。”[16]

英国《金融时报》评论人埃文斯认为,“麦家的兴趣似乎更在于描写人性之复杂,并通过文学的方式来揭示苦难的现实”。[17]

吴芳思指出:“这部小说有许多引人人胜之处,从诡异的迷信般的故事开端到20世纪以来容氏家族的衰落,以及动荡的20世纪30年代这个家族因为站在了国民党的政治立场而遭遇的种种危机,但归根结底《解密》永恒的魅力在于探索人性之复杂。”[18]

陈葆琳在《芝加哥论坛报》评论指出:这部小说告诉我们“人性是最大的迷,是唯一无法破解的密码”。[19]

威廉姆斯在英国《独立报》也指出: 《解密》绝不是一部传统的间谍小....它为读者带来的是一种迷人且极不寻常的阅读体验。...读《解密》时最好将其视为一个复杂的密码,一个最终难以完全破解的秘密。”[20]

(2)玄奥学科知识的交织

《解密》涉及多个学科和专业领域,给西方评论人和读者带来新奇的阅读体验。吴芳思评论道:“《解密》对密码术、政治学、解梦术及其意义作了微妙而复杂的探索。”[21]美国《出版家周刊》匿名评论人指出: “阅读这部小说,读者不知不觉地沉浸在中国情报史和数学学科之中”,“这是一部引人入胜、扣人心弦并巧妙地穿插着复杂的数学理论的伟大小说”。[22]

英国《卫报》评论人希尔顿认为,“作者娴熟地对密码、数学领域进行了探索....吊起了读者的胃口,使他们]想要阅读这位不同寻常作家的更多作品。”

2.故事情节和叙事方式

故事情节和叙事方式也被英美评论界视为《解密》独特魅力之所在。书评人主要提到三方面:浓墨重彩的细节描写、密码般复杂曲折的情节以及创造性运用中国古典小说叙事手法。

(1)浓墨重彩的细节描写

欧大旭指出:“这部小说的细节主要涉及解码术、数学和记忆系统。....这些细节描写的数量之多,分量之重,让人感觉似乎与惊悚小说的传统背道而驰。....但它们让人着迷,而不是乏味,因为麦家把故事情节与现实中的人和事联系了起来,例如美国普特南数学竞赛、中国内战等。”[24]

(2)密码般复杂曲折的情节

英国《经济学人》匿名评论人认为,《解密》 是“一部故事磅礴恢宏、情节跌宕起伏的作品。全书完美的节奏掌控,让它在众多的中国小说中脱颖而出,生动离奇的情节和新颖奇诡的叙事方式,让你从第一页开始就欲罢不能”。[25]

埃文斯指出,“金珍精神崩溃后,便从叙事中消失了...小说剩余部分的内容变得支离破碎,....读者必须对这些信息进行过滤,才能找到关于主人公最终命运的线索”。“在不大娴熟的作家的笔下,这样的故弄玄虚可能会让人懊恼,但此处却因作品主题之故,读者觉得恰到好处,因为我们就是要像解开谜团和破译一直折磨金珍的密码-一样去寻找叙事线索”。[26]

(3)创造性运用中国古典小说叙事手法

麦家在《解密》中对中国古典小说技法的创造性运用吸引了不少英美评论人的眼球。林培瑞指出:“麦家的小说继承了中国古典小说的叙事方式。....叙事人有时在章节结尾处故意设置悬念,以激发读者对后面故事情节的兴趣。这正是中国几个世纪以来的小说叙事方式”。[27]

陈葆琳也认为,“全书几乎用一半篇幅描述金珍的家族史和他的童年,跨越了六代人,呈现了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这种叙事方式沿袭了《红楼梦》等中国古典小说的传统”。[28]

欧大旭评论道:“小说中对家谱和历史的厚重描写不是为了强调金珍来自数学世家,也不是为了用我们熟悉的方式介绍历史背景,而是隐含了中国古典小说的风格。小说中充斥着似乎与情节完全无关的故事和人物,结构显得枝繁叶茂。初读它的西方读者可能会产生一种挫败感,但这种似梦似幻、傭懒闲淡的偏离使小说走出刀锋相见的惊悚小说的范畴,走入一个充满超现实元素和奇诡情节的世界。”[29]

3.作者背景与小说主题情节的契合

希尔顿指出:“麦家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情报机构工作了17年。孩童时期的麦家很孤独,他只能疯狂地记日记来宣泄自己的孤独感,总共写了36本日记,这足以证明他遭受的疏远和对写作的痴迷,这两点在《解密》中都有所体现。”[30]

威尔逊在英国《独立报》上评论道:“金珍在破译‘紫密’过程中进行的孤独的奋斗,反映了小说家本人同样被孤立的劳动——无止境的阅读、学习和研究同仁的成果。....该书所写的与其说是如何破解敌人的密码,不如说是作者在‘破译’他本人。这是一本在侦探小说的外衣包裹下的作者自传。[31]

埃文斯也指出:“麦家曾在中国的情报机构与专业间谍人员和密码破译专家共事过,他把自已的这段特殊经历写进小说,小说因而有了文学上的复杂性和商业上的吸引力。”[32]

4.与西方类型小说的关联

在西方类型小说体系中,推理、悬疑、惊悚等元素占据着重要的位置,颇能吸引西方读者,如科南.道尔的《福尔摩斯探案集》、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东方快车谋杀案》等,都已成为类型小说的经典。有趣的是,一些英美评论人在《解密》中读到了与西方类型小说的某种渊源关系。

林培瑞指出:“《解密》最明显的渊源来自上世纪50年代从苏联引入中国的‘反间谍’小说。....其典型元素在《解密》中都有体现,包括哥特式的国防、巫师般的外国人、先进的小仪器以及层层掩盖的事实。”[33]

埃文斯具体评论道:“人们很容 易把麦家比作中国的约翰.勒卡雷( John Le Carre,英国谍报小说作家) ....但《解密》的中心人物、天才解密专家容金珍与勒卡雷的《锅匠、裁缝、士兵、间谍》中的厌世特工斯麦丽有着天壤之别。”“麦家曾提到博尔赫斯和纳博科夫对他的影响。此外,在他描写的令人同情而又高深莫测的主人公身上,我们还能看到美国作家梅尔维尔( Herman Melville)笔下人物巴特尔比(Bartleby)的影子。”[34]

《经济学人》匿名评论人认为,“我们从这 部小说中可以看到加西亚·马尔克斯的魔幻现实主义,也能读到像彼得.凯里( Peter Carey,澳大利亚小说家)的小说那样把读者带进一个全新世界的神秘主义”[35]。

拉曼在《观察家报》上评论道:“《解密》故事情节的发展与德国作家聚斯金德(Patrick Suskind )的畅销小说《香水》(Perfume: The Story of a Murderer )有点相似。"[36]

5.中国元素

《解密》中的中国元素主要包括两方面: 一是东方神秘主义元素,如一再提到的梨花和梨花水、解梦术、家族遗传的大头、超常的数学能力等;二是革命英雄主义和中国式的爱国情怀。

威尔逊指出:“《解密》的魅力之一是蕴含了丰富的中国文化,包括对梦境解析这门与破译密码完全不同的艺术的浓墨重彩的描写、主人公用梨花花瓣泡水当作治疗便秘的疗法等细节。”[37]

欧大旭评论道:“这部小说体现了中国特色的爱国情怀。”“真正能吊起读者胃口的是小说描写的复杂的密码工作以及故事发生的年代——文革前动荡的十年”; “小说勾画了中国解放前期与中欧学术界和西方著名大学的联系,微妙地表达了中国在1949年前世界历史中的位置感。”[38]

范嘉阳在美国《新共和周刊》上也评论指出:“麦家写了一个博格斯式的情节微妙且复杂的故事,让读者感受到了革命时代中国独具的政治特征。[39]

以上评论指出的中国元素无疑引起了西方读者对神秘东方文化的想象。此外,主人公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爱国情怀,以及为信念而活的革命精神体现了独特的时代风尚,也引起西方读者的关注。这些也是促使《解密》在英美走红的重要文本因素。

(二) 负面评价

由上可知,《解密》获得了英美主流媒体的普遍好评,但《解密》的内容和形式本身不是无懈可击的,同时,不同评家的文学批评眼光和审美视角不同,难免见仁见智,因此也有一些负面评价。概而言之,主要包括两方面。

一是针对《解密》的叙事方式。有的评论者认为《解密》的叙事有些拖泥带水,故事情节繁复冗长,损害了阅读的乐趣,不符合西方读者的阅读习惯等。例如,拉曼在《观察家报》.上评论指出:“麦 家的叙事风格有时显得繁重而费力,这是因为这部小说中包含了有时看来与其他角色不相关的第一人称叙事,且常常以日记或访谈的形式出现,读来颇感冗长。”[40]陈葆琳也认为,“麦家沉溺于描写惊悚小说惯用的曲折情节,但由于没能把握好平衡,小说的悬念被冲淡了,金珍破译顶级密码的过程越来越像一场没有结果的唯我的游戏”。[41]

二是针对作品思想内涵的批评。林培瑞评论指出:“《解密》的结尾提出了一些关于人性的复杂问题,甚至还提到了上帝,但它仍称不上是当代中国最好的作品。《解密》在思想内涵深刻性方面仍不能与鲁迅的短篇小说、张爱玲的长篇小说媲美。”[42]

(三) 翻译评论

我们收集到的32篇英文书评长短不一,但都主要针对《解密》的内容和形式展开评论,很少有作者对译文本身进行评论,即便有,大多也只用片言只语评论译文质量和风格。这些译评大多是正面的,指出译者米欧敏和佩恩的译文精湛通顺,对《解密》在英美的顺利传播和接受起到了重要作用。例如,吴芳思评论道:“米欧敏和佩恩的译文通顺流畅。”[43]林培瑞也认为,《解密》的英译文“极为通顺”。[44]希尔顿指出:“米欧敏精湛优雅的译 文让作者和读者都大大受益。”[45]威尔逊认为,“米欧敏的译文绝对是质量上乘的典范,完全保留了汉语的味道”[46]。威廉姆斯指出:“米欧敏对格言警句的翻译既简练又优雅。”[47]

另一方面,由于中文小说英译难度很大,错漏误译在所难免,能读原文的评论人就会忍不住挑译文的毛病。例如,陈葆琳指出译文最后一处是误译:

原文:我看着她顿时涌现的泪花,一下子觉得鼻子发酸,想哭。

译文: Her eyes immediately filled with tears and she began to sniffle as if she was about to cry. [48] (回译:“她的眼里立即噙满了泪水,她开始抽泣,似乎要哭出来。”)

陈葆琳指出,对以上原文准确的理解应是:“When I saw her eyes immediately filled with tears, I began to sniffle as if I was about to cry.”[49](回译:“我看见她的眼里顿时噙满了泪水,我也感到鼻子一阵发酸,想哭。”)也就是说,此处的主语不应该是第三人称“she”,而是第一人称“I”,这样才能准确再现原作者的写作意图,即“金珍的悲惨遭遇及其才华得不到充分施展,不仅使他的妻子感到悲伤,也让我们所有人感到悲痛”[50]

四、 结语

通过书评梳理和述评,我们试图回答本文开头提出的三个问题。

《解密》能够吸引西方读者并赢得广泛好评,主要归因于这部小说具有的世界性和本土性特征。首先,《解密》的主题具有世界性,即对复杂人性的探索一直都是中外文学永恒的主题。其次,麦家曾不止一次提到国外作家对其创作的影响,如他所说“博尔赫斯是我生活中的‘太阳’”[51]。一些英美书评人也提到《解密》中有西方作家作品的影子,可见《解密》与这些世界文学作品“构成了文学性互文关系,融入了多种文化的基因,因而富有了世界性的品质”[52]。《解密》与西方类型小说的种种关联,符合西方读者的阅读期待并产生共鸣,拉近了这部中文小说与西方读者的距离。这其实也是其世界性的体现。《解密》 的本土性体现在其中包含的大量的中国元素,使作品带有浓郁的东方神秘主义色彩,包括对中国传统小说叙事手法的借鉴,小说叙述的革命英雄主义和中国式的爱国情怀,以及反复出现的带有中国文化特征的隐喻意象,如梨花水、大头、解梦术、“紫密”等。不少英美评论家多次提到这些隐喻,无疑这是吸引他们的元素,同时也成为他们理解小说中所体现的中国文化的钥匙。此外,麦家独特的个人背景与小说故事情节的紧密联系,也让英美评论家对小说中可能包含的国家意识形态和政治因素有所期待,成为他们关注的焦点。正是《解密》世界性与本土性并存的特点使西方读者有了既陌生又熟悉的阅读体验,为作品贏得了好评。另一方面,像任何一部文学作品一样,《解密》的内容和形式本身也不是完美的,同时由于东西方文学传统不同,批评家的文学批评和审美眼光不同,《解密》也招致一些批评的声音,如有评论人认为其繁复的故事情节和叙事方式会导致阅读疲劳等。此外,从翻译评论可见,英译文大致忠于原著,且行文通顺流畅,符合西方人的阅读习惯。一部能让西方读者读下去的英译本无疑是一本中文小说得以在域外顺利传播的先决条件。

从《解密》在英美的总体接受情况看,我们发现,尽管有评论人认为《解密》的叙事冗长,思想内涵不够深刻,但总体上有一种批判接受的倾向。首先,刊载《解密》的英美媒体主要是普及型媒体,它们面向普通读者,发行范围最广,影响力最大,从而有力地促进了《解密》的传播。其次,从书评分析,《解密》获得的好评在数量上远远多于负面评价,这表明该小说在英美的总体接受度较高,是中国当代小说走进英语世界的又一成功典范。

《解密》的译介和传播方式不同于汉语文学经典作品先经典化后译介的模式,也不同于某些当代汉语作品通过影视再创作的成功传播后反哺原著传播。其传播有以下特点:

首先,《解密》走红西方带有一定的偶然性,尤其表现在译者米欧敏和《解密》的不期而遇上。[53]

其次是出版社的有力推动。英美两大出版业巨头的联手,借助于出版商维厚的资本实力和强大的销售网络,《解密》在市场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再次,在这种偶然性和外力助推的背后,是作品自身魅力这种内在因素(如上所述,此处不赘)。

由此可见,中国当代文学作品要成功走进西方市场,首先取决于作品本身的“内力”,尤其作品蕴含的中西共通的世界性元素,其次有赖于文学输出的规模、图书市场的推介力度以及全球化的程度等“外力”。

注释:

[1][6] 王迅:《 文学输出的潜在因素及对策与前景一以麦家小说海外译介与传播为个案》,《文艺评论》2015年第11期。

[2][5][9] 季进、臧晴:《论海外“〈解密〉热”现象》,《 南方文坛》2016年第4期。

[3] 2015年, 麦家的《暗算》也由米欧敏和佩恩英译,由企鹅兰登图书公司出版,并被收入“企鹅经典”文库。

[4] Anonymous, Best Books of the Year 2014. The Economist, Dec.22, 2014.

[7] 时贵仁: 《古筝与小提琴的协奏曲一麦家 文学作品走向海外的启示》,《当代作家评论》2017年第2期。

[8] 吴越: 《“麦氏悬疑”拓展西方读者群》,《文汇报》2014年2月25日。

[10] 李强、姜波:《从“麦旋风”解密中国文学走出去》,《人民日报》2014年8月3日。

[11] 陈香、闻亦:《谍战风刮进欧美:破译中国文学走出去的“麦家现象”》,《中华读书报》2014年5月21日。

[12] 转引自汪宝荣《阎连科小说〈受活〉在英语世界的评价与接受——基于英文书评的考察》,《南方文坛》2016年第5期。

[13] 同一篇书评刊发 在不同媒体的不做重复统计。因数据收集渠道所限,实际书评数量肯定大于这个数字。

[14] 对西方媒体及 书评的分类梳理,可参见汪宝荣《阎连科小说在英语世界的评价与接受——基于英文书评的考察》,《南方文坛》2016年第5期。

[15][22] Anonymous, Review of Decoded, Publishers Weekly, Mar.18, 2014.

[16][33][42][44] Perry Link, Spy Anxiety, The New York Times, May 4, 2014.

[17][26][32][34] David Evans, Review of Decoded, The Financial Times, Mar. 28, 2014.

[18][21][27][43] Frances Wood, Review of Decoded, Times Literary Supplement, Jan. 22, 2014.

[19][28][41][50] Pauline Chen, "Decoded" is no Spy Thriller, but it Does Reveal Certain Truths, Chicago Tribune, Mar. 28, 2014.

[20][47] Russell Williams. China in Their Hand: Review of“Decoded",The Independent, Jan. 26,

[23][30][45] Isabel Hilton, An Intriguing Chinese Thiller, The Guardian, Apr. 4, 2014.

[24][29][38] Tash Aw, Review of Decoded, The Daily Telegraph, Mar.5, 2014.

[25][35] Anonymous, The Chinese Novel Everyone Should Read, The Economist, Mar.22, 2014.

[31][37][46] Edward Wilson, Review of Decoded, The Independent, Feb. 14, 2014.

[36][40] Alexander Larman, Review of Decoded, The Observer, Feb. 2, 2014.

[39] Fan Jiayang, China' s Dan Brown is a Subtle Subversive, New Republic, Mar 25, 2014.

[48] 麦家:《解密》,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4年第1版,第303页。

[49] Mai Jia, Decoded: A Novel, translated by Olivia Milburm and Christopher Payne, Allen Lane,p.315.

[51] 陈苑、李岩:《麦家谈阅读:博尔赫斯是我阅读生活中的“太阳”》,《广州日报》2016年4月23日。

[52] 查明建:《论比较文学翻译研究》,《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4期。

[53] 米欧敏在上海候机时在机场书店看到《解密》,机缘凑巧才翻译了《解密》。参见陈梦溪《麦家谈作品受西方青睐:这其中有巨大的偶然性》,《中国日报》2014年3月24日。

主编:李伟荣

编辑:张功福

校对:郭紫云

这是国际汉学研究与数据库建设推送的第888篇文章。

-END-

国际汉学研究与数据库建设

开通于2017年3月9日

是一个开放的公众平台

更多大咖纷纷亮相

汉学 · 典籍 · 大家

根据您访问的内容,您可能还对以下内容感兴趣,希望对您有帮助:

解密的点评鉴赏

答: 莫 言:《解密》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奇人的故事。这个人的天才与愚笨相映成趣。破译密码,是作家设置的考验奇人的奇境。在这个奇境中,我们看到了人的尊严与光荣,人的脆弱与不幸,当然也能看到我们自己的倒影。王家卫:有人说,稀奇古怪的故事和...

麦家的人物经历

答: 1964年,麦家出生于浙江省富阳市大源镇蒋家门口村,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麦家儿时家庭政治地位比较低下,爷爷是基督徒,外公是地主,父亲是“右派”和反革命分子。家里的几顶黑帽子使麦家从小就被别人歧视,没人愿意跟他交朋友,甚至连为人师表的...

麦家的人物评价

答: 2014年10月15日,麦家参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北京市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聆听习近平讲话精神“我们的文艺是社会主义文艺,要弘扬爱国爱党的真善美精神”,会后,习近平和麦家握手,称赞他:“我看过你的《暗算》《风声》,你是谍战剧第一...

麦家哪部小说好看

答:希望可以帮到你: 极品家盯铁血大秦、官路风流、呻吟(石章鱼)、邪气凛然、风流奇商经典武侠:千年谜局、大唐双龙传、楚留香系列、传奇系列、陆小凤系列、杨小邪系列 其它类:左贺的超级阿嬷、看上去很丑、贫民富翁、遇见心想事成的自己、高效能...

麦家的小说《解密》里面的内容是真的假的

答:这个我认为,艺术总是出于现实而又高于现实的~肯定有真实的东西存在,不然只靠想象力那未免太……容易不合逻辑。但并不能把其中的情节硬放在某件事上~毕竟是经过艺术处理的~

麦家的小说《解密》主要讲的是什么?

答:《解密》的主人公是从事破解密码的特殊职业者,他有着天赋极高的智商,孤僻冷漠的性格,以及幽深莫测的奇幻命运。但是,由于国家的利益和事业的需要,他们的故事往往隐匿于世俗阳光无法照射到的角落。传奇的人生、家族的秘史、天才的智慧、诡异...

求麦家《解密》的小说!!!

答:链接: http://pan.baidu.com/s/1nvaVb9f 密码: ejvq 这是麦家解密的链接

如何评价麦家的小说《解密》?

答:评价:《解密》有着深刻的历史背景,又有独特的人文表达,是一部经得起时代验证的经典作品。高智商队伍“701”为了共同的信仰和目标集结而成,在故事推进的过程中,更多触角伸向人物的精神层面,他们信仰笃定、意志坚强,面对挫折百折不挠,面对强...

麦家《解密》中的 希伊斯的真实名字是什么?

答:麦家的作品,有一定的现实基础,但是大部分人物都是文学需要杜撰出来的,只有《刀尖》写实部分最多。所以,楼主所问的这些东西其实都是虚构出来的。

麦家小说《解密》中容金珍的原型

答:进入发生的一切。这个过去 现在在这哈哈里:画家 反射的面孔,在其中我们徘徊,接收着 梦和刺激,以一个未指定的 频率,可是色度已变得像金属一般, 曲线和边缘已不是那么丰富。每一个人 都有一套大理论来解释宇宙

声明:以上内容由用户提供,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如有任何不妥,请与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联系:513175919@qq.com

www.xue163.net true http://www.xue163.net/q/20180807/20180807B1UFTW.html report 39919
最新添加资讯
24小时热门资讯
娱乐时尚
科技资讯
历史文化
真视界
旅游美食
精彩图文
我爱我车
母婴健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8 xue163.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
12345678910 热门社会娱乐体育军事汽车财经科技育儿历史美食数码心理时尚宠物收藏家居文化三农健康科学游戏动漫教育职场旅游电影教育考试: 学历财经建筑 医药公考资格外语电脑作文招聘中小学留学 文档 移民 文库专栏23问答中心z资讯z资讯1资讯涨资讯涨资讯1资讯问答图书馆知识IT编程数码信息解决方案信息中心IT科技topzttophottopsctopnew问答新闻中心软件教室设计大全网络相关英语学习开发编程考试中心参考范文管理文库营销中心站长之家IT信息中心商学院数码大全硬件DIY企业服务网吧在线百科硬件知识手机平板汽车游戏家电精彩摄影现代家居IT女人经验健康养生猎奇创业攻略教育学习历史时尚潮流最近更新涨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