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杀害的天使们:秋田连续儿童杀害事件

来源:快报
责任编辑:王亮
字体:

大家好,今天我来开始一个新的案件系列的写作。

题目大家都看到了,这一系列将集中描写一些儿童被害的真实案件。

尽管在我国如今的社会中,拐卖儿童是一个被集中关注的焦点问题,然而在此之外,在原生家庭和社会上,受到身体和心理上的虐待,甚至是被害的儿童,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与拐卖事件相比,儿童受虐待的问题其实更加隐蔽,也更加难以取证。往往直到悲剧发生之后,我们才能够意识到这些孩子,在生前遭遇了怎样的痛苦和折磨。

而另一方面,这些常常被我们比喻为花朵的孩子们,因为相对脆弱,所以更是成为了一些居心叵测的犯罪分子的最佳作案对象。承载着父母、家族和社会的期望的孩子们,在面临魔爪伸向他们的时候,我们所能做出的保护又是远远不够的。

而儿童遭遇虐待、暴力的问题,又往往并不是单方面的成因所导致的。在之后的一系列案件中,我会尽量将事件的前因后果,用较清晰的方式向各位读者呈现出来。希望各位在读过之后,能够从简单的归因中,找到更多的线索,来正视虐待儿童、杀害儿童这个残忍而现实的问题。

(一)秋田连续儿童杀害事件

第一个故事,发生在日本东北地区的秋田县。

秋田县,面朝日本海,盛产鱼类、大米、日本酒和木材。本地特产的著名大米品种“秋田小町”,因为粘度比“越光米”更佳,因此被视为做饭团子的最优品种。而自古以来,秋田这地方的女孩子,也和“博多美人(九州福冈)”“京美人(京都)”一起,被列为“日本三大美女”之一。

佐佐木希 和 坛蜜,就是出身于秋田的典型美女。

近年来,由于秋田县地处偏僻,居民老龄化加剧、人口不断下滑的同时,也让这里成为了日本犯罪率最低的地区。然而,自1996年起直到2015年,秋田县的自杀率在日本稳居第一长达19年。究其原因,也是由于社会在老龄化的进程中,养老成本不断提高,使一些老人们陷入了无法自立的境况,最终只得选择自杀这条不归路。

2006年4月9日晚上8时许,一名年轻的母亲突然跑到了秋田县山本郡藤里町的派出所,慌慌张张地对警察说:

“我的女儿,我的女儿不见了!”

藤里町位于山脚下,是一片气氛祥和的乡村,很少发生刑事案件。接到报警后,警察赶快安慰了这位焦急的母亲,让她把事情原委说清楚。

根据这位年轻母亲的描述,当天下午,她上小学四年级的9岁女儿畠山彩香,在晚饭前说要出去玩一会儿,但是到了晚饭后也没有回家。她找遍了周围女儿的同学家,但是大家都没有看到过女儿的下落,于是情急之下,她便赶来报案。

由于时间已经较晚,加上4月的秋田,天气也比较寒冷,在派出所里的警察们迅速出动,希望能够尽早地发现失踪的彩香的踪影。几名警察分头出动后,也叫来了村子里的壮劳力们,大家沿着彩香家附近的道路,向着北面山上和南面河边两个方向搜索。而另一队搜索人员,则挨门挨户地询问附近的村民,是否在傍晚时分看到过陌生人或者陌生的车辆经过。

搜索进行到当晚12时,两队人马碰面,分享了情况:附近的居民由于都彼此相当熟识,所以对外来人员和车辆都很在意;在傍晚时分,没有任何人看到可疑人员或车辆的出现。另外,向着山路和河道两方向搜索的队伍,也没有在路上见到彩香,或是彩香失踪时携带的物品。

根据这些情况,警方初步判断彩香可能是躲在了朋友的家里,或是被附近的邻居收留过夜了。鉴于时间已经接近后半夜,能见度已经越来越低,警方决定将失踪信息发送给附近的派出所后,第二天一早再继续进行搜索。

2006年4月10日中午时分,藤里町的派出所接到了能代市二井町派出所打来的电话,说在二井町的米代川河边,发现了一名女童的尸体,特征与失踪的畠山彩香一致。警方立即带上了女孩的母亲,驱车赶往10公里外的出事地点。到达现场后,母亲畠山铃香看到了女儿彩香那苍白僵硬的尸体,立即泣不成声,跪倒在地。

在本案中遇害的畠山彩香

彩香的遗体被送往附近的能代市,进行尸检。尸检报告显示,女童的肺中充满微小气泡和微生物,显示死因系溺水身亡。同时,彩香的后脑和颈骨都有骨折,但无法判断成因。

经常看推理和犯罪题材的作品的读者们,应该知道一个常识:溺水身亡的人,在肺中会出现呛水症状 —— 有大量的微小气泡或者大量液体。同时,在肺部的液体中,应当含有与溺水点的水样中,相同类型的水生微生物。而如果是在死后被抛尸河中的话,由于尸体已经没有了呼吸,所以肺中往往不会有液体的存在。

也就是根据这一点,警方初步判断,彩香的死因为溺水身亡。考虑到尸体发现的河川上游,正是家属报告的女童失踪地点,而且前一天附近居民的证词中,也没有发现可疑人员出现在这一地区,因此警方推断,很可能是彩香不慎落水后,被水流冲到了下游的能代市所致。

然而,当警方把这一结果告诉母亲畠山铃香后,她却对警方的见解产生了强烈的质疑。她坚持认为自己的女儿彩香,是被人谋害的。

警方在进行尸体解剖后,便对彩香的尸体安排了火化。彩香的葬礼,在母亲的安排铃香下,定于4月14日进行。

然而,在葬礼之后,母亲畠山铃香的精神状态,似乎就出现了一定的问题。据附近居民反映,从葬礼结束之后,铃香便印制了大量的“寻人启事”,在家附近贴得到处都是,总计有300余处。

事件当时的寻人启事

自己亲手操办了女儿的葬礼,为何又在此时开始大张旗鼓地张贴寻人启事呢?铃香的这一行为,引起了周围邻居的关注,很多人都纷纷前来向她表达哀思,也不断地给予她安慰。

这其中,就有畠山家的邻居,米山一家。

畠山家和米山家,两家虽然离得很近,但是家境却完全不同。

1973年,畠山铃香出生于能代市,是家中的长女。家中经营运输业,父亲开有一家运输木材的公司。尽管收入颇丰,但据她回忆,从小一家人便生活在父亲每晚酗酒后的家暴之下,于是在18岁刚刚从高中毕业,铃香便独自一人跑到了栃木县宇都宫,在那里开始独立生活。

在栃木县独自生活期间,铃香与一名同样来自秋田县的男性同乡相熟,于是不久之后,两人便开始了同居。铃香在一家温泉旅馆打工,而男朋友则干上了长途运输。2年以后,21岁的铃香与那名男性一同回到了秋田县的能代市,在藤里町买了房子后,一家人搬进了新居。24岁时,长女彩香诞生。而此时,铃香的家中却出现了变故。

原来,随着1990年代末期的亚洲金融风暴的来临,日本的不动产行业遭遇了大规模的衰退。受到牵连的建筑、运输、建材行业,都发生了不小的冲击。畠山铃香的父亲所经营的木材运输公司,也因此破产,一家人只得举债度日。公司破产后不到半年时间,铃香的父亲便因为中风瘫痪在床,不久后便离开了人世。

而铃香自己的家中,也由于生活越来越拮据,夫妇两人的争吵不断。最终在2002年,丈夫离家出走,两人随后离婚。

遭遇了这些变故后,陪伴在铃香身边的亲人,便只剩下了自己的女儿彩香。据她自己回忆,她常常在下午便做好了饭菜,一心一意地盼望着女儿下学回到家里。努力地扮演着好妈妈的角色。

而米山家的情况就大为不同了。米山胜弘和妻子是从北秋田搬到此地的,两人育有三个儿子,分别是10岁、7岁和1岁。对于不幸死去的彩香来说,米山胜弘夫妇可谓是看着她长大的,二儿子米山豪宪与彩香也是同学年的同学,两人非常要好。所以对于彩香的离世,夫妇两人也非常伤心。为了表达哀思,米山胜弘特意将自己儿子和彩香在一起玩耍时拍摄的家庭录像,剪辑好刻成盘后,送给了畠山铃香。

畠山铃香接过邻居递来的光盘,泣不成声,从那之后几乎每天都在电视前,一遍遍地播放着女儿的录像。

当地一些媒体知道此事后,也纷纷前来采访在悲痛中无法走出来的畠山铃香。然而,畠山铃香对这些媒体却几乎没什么可说的,时常自己一个人陷入发呆的状况,十分令人担忧。

就这样,时间慢慢到了5月。

5月5日,按照惯例,很多日本的小学都会举办运动会。这一天,当全年级的小朋友和家长们聚集在体育馆里准备活动时,畠山铃香独自一人来到了学校体育馆,在家长席上坐下。随后,她拿出了女儿彩香的遗像,放在了自己面前的桌子上。

尽管小朋友们仍然在兴高采烈地进行着游戏,但在场的家长们无不动容,为这位母亲感到深深的惋惜。

几天之后,意想不到的惨剧,再次降临在这个小村中。

5月10日,是彩香意外去世一个月的纪念日。这一天,附近的邻居们纷纷来到彩香的家中吊唁,大家都默不作声,看着这个已经完全失去了活力的家,以及形容枯槁的母亲铃香。当米山家上完香后,彩香的好朋友,米山豪宪走到了畠山铃香的面前,低声对她说:

“阿姨,对不起。彩香出事那一天,我看到她就站在您家的车前,却没跟她打招呼。如果当时我叫上她一起去玩,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说完,豪宪忍不住的泪水,顺着他的脸不断滑落了下来。

畠山铃香抬起头,用手帮豪宪拂去泪水,摸摸他的头,没有说话。

悲伤的气氛笼罩着整间屋子。在场的人们都不禁担心畠山铃香,恐怕她永远也无法走出这样的阴影。而米山夫妇在伤心之余,也颇为欣慰,因为自己的儿子虽然刚刚7岁,却已经有了如此善良的一颗心。

一周后的5月17日下午4点,米山豪宪的朋友来到他家中找他玩。接待他的是豪宪的父亲胜弘。胜弘感到非常奇怪,为何儿子约了同学来家里玩,自己却还没有回家。他向儿子的同学问豪宪去哪儿了,同学回答说两人在放学前约好了回家玩游戏机,一起走了一段路后,豪宪在离家不到100米处的公园,与这位同学分别了。在问明原委后,胜弘和儿子的同学等到了下午5点,豪宪仍然没有回家。

感觉到不对劲的胜弘,开车将儿子的同学送回家后,便开始上街去寻找豪宪。路过家旁边的路口时,他特意问了豪宪同学的家长,是否知道豪宪去哪儿了。而那位家长则说,大约当天下午4点左右,她看到自己的儿子与豪宪一起回来,之后就向米山家的方向走去了。与彩香神秘的失踪完全相同,豪宪也下落不明。

一种不祥的预感立刻涌上了胜弘的心头,他找到了警察,要求迅速搜寻儿子豪宪的下落。接到报案的警方,也意识到此事非同小可:如此宁静的村落,怎么会在短短两个月内,连续出现了两起儿童失踪的案件呢?

晚上7点,警方派专人来到了米山家了解情况,之后动员了当地的消防队和村民们,进行了彻底的搜索。刚刚失去女儿的畠山铃香,此时也出现了参与搜索的人群中。

5月18日下午3点,一名在慢跑的老年男性,在能代市米代川的河边,发现了穿着一个运动服的男孩尸体。经过确认,这就是米山豪宪的遗体。此处距离发现彩香遗体的地方,仅仅距离不到2公里。

米山豪宪,是个看了就让人开心的小机灵鬼

豪宪的死亡,对于胜弘一家人来说,犹如晴天霹雳。由于间隔时间极短,而且两名受害儿童的家又是邻居,秋田县警对于此案非常重视,迅速组织了人手开始调查此案。加上之前尚未结案的畠山彩香遇害一案一起,两起案子被命名为“能代市连续儿童杀害事件”,成立了专案组。

豪宪的尸检报告显示,豪宪尸体上的眼球和舌头都向外凸出,颈部有明显尸斑,死因是缢死,系被人用绳索一类的物品勒紧脖子后窒息而死。与畠山彩香的死亡不同,警方认定这是一起凶杀案。

痛苦围绕着这个原本宁静的小村子。

秋田县的这个小村子,在短短的几十天中,连续发生了两起儿童失踪死亡事件,这件事迅速吸引了全国媒体的注意。大量的记者立刻来到了这个村子,对米山家和畠山家,进行了密切的跟踪采访。

面对媒体的采访,畠山铃香说了这样的话:

“曾经发生在我一个人身上的痛苦,没想到竟然波及到了邻居的米山家。这种丧子之痛实在令人痛不欲生。希望警方能够尽快破案,为我们失去的孩子们讨回公道。”

“两个孩子都已经离去了,希望他们在路上能够做个伴。彩香是个好姐姐,一定会照顾好豪宪弟弟的。”

然而,对于媒体几乎24小时不间断地拍摄,甚至将镜头悄悄瞄准屋内的情况,畠山铃香的怒气终于爆发了。她开始对记者们怒吼,让他们滚回去,甚至抢夺记者们手中的照相机,要求拍摄的人员交出胶卷。

与媒体的活跃相对的是,对于米山豪宪和畠山彩香遇害的调查,警方始终没有能够找到眉目。

警方从作案手段来看,彩香的死因为溺死,而豪宪的死因为缢死。尽管发现尸体的地点比较靠近,但是从手法来看,并不像是连环杀手所为 —— 连环杀手在作案时,因为已经对杀人过程经过多次长期的推敲,往往会选择类似的手段下手,而不会轻易改变杀人的方式。

由于两名儿童在失踪后,家属都没有接到过要求赎金的联络,因此警方也排除了绑架勒索的可能性。

同时,两名儿童的遗体上,也没有出现过性侵的迹象。性变态杀人的怀疑,也可以排除了。

这样一来,警方能够猜测出的破案方向,便仅剩下“愉快杀人”和“偶然巧合”这两条路了。

警方不得不再次从米山豪宪遗体的尸检报告中,深挖可能会被忽视的线索。

米山豪宪的尸检报告中,显示出遗体有如下的特征:

1。 豪宪在死亡前,曾经有过搏斗挣扎迹象:这点从尸体的僵硬程度,以及臂部、腿部的擦伤可以看出,豪宪在被凶手制服前,曾经有过剧烈的挣扎。

2。 死亡时间应为5月17日晚17时-19时,也就是米山家报案后,全村人进行彻底搜索之前。豪宪的胃中没有残留的食物,体内也没有检测出麻醉成分,因此可以断定豪宪在失踪时,并不是被人麻醉后带走的。

3。 由于尸体发现点在河边,在晚上22时之前,也不时会有慢跑的人经过。但是根据当地居民反映,当晚路过的人并未发现尸体。但这不排除天色太晚,能见度不高的情况。但从遗体发现地点的草地倒伏情况来看,豪宪的遇害地点并非此地,而是被凶手抛尸在这里。

4。 豪宪的遗留物品中,书包仍是原样,通过比照,没有在书包上发现可疑的指纹。脖子上的勒痕呈现出双股交叉的绳索的样子,在脖子上采到的纤维,被证明是尼龙制窗帘绳。结合之前抛尸的结论来看,凶手很可能是将豪宪带回藏身地,再用窗帘绳伺机勒死。

5。 在豪宪的衣物上,还检测出了兔子的毛发,由此怀疑豪宪可能是被凶手带到了附近的兔子养殖场后,再进行的杀害。

从这一点出发,警方调查了秋田能代市周边的兔子养殖场。然而摸到的情况微乎其微,甚至没有能够成为嫌疑人的对象。

5月26日,警方在和豪宪10岁的哥哥聊天时,无意之中却获得了一个重大的线索。

这天下午,一名女警在家中,和豪宪的哥哥一边玩,一边聊着天。女警问他:“平时你和弟弟,都会去哪里玩呢?”

哥哥不假思索地回答道:“一般我们去公园,玩沙土。有时候也会跟彩香在一起,去她家玩。可惜...可惜彩香已经不在了。”

“那你们都玩什么呢?”

“有时候在后院赛跑,也有时候一起喂兔子,兔子太可爱了。”

女警的神经突然绷紧了。“彩香家...有养兔子吗?”

“有啊,两只白色的大兔子!”

5月29日上午,由于畠山铃香不堪记者们的骚扰,已经离开了藤里町的家,搬回了二井町的父母家居住。警方带着强制搜查令,来到了畠山铃香的家,破门而入。不多时,警察们带着几个取证袋,离开了现场,返回警察实验室中进行化验。

采到的样本中,警方从畠山铃香家中的兔子窝上采取了兔子的毛发,并且在榻榻米上的几处擦痕上,采集到了一丁点干涸的血迹。并且,铃香家的窗帘绳,也被摘下带走化验。

根据化验结果,榻榻米上的血迹与已经死亡的米山豪宪的血液完全相符,兔毛化验的结果也完全吻合。窗帘绳上摩擦部分的纤维碎片,与豪宪脖子上所残留的纤维也是一致的,并且在窗帘绳的纤维之间,警方还发现了豪宪一根长度仅2mm的头发。

6月4日上午,在分析报告正式拿出结论后,警方驱车赶往畠山铃香的父母家,将她带回警察局进行进一步了解情况。当晚,畠山铃香在警察局中,对自己抛尸一事供认不讳。她提出,当天下午米山豪宪来到自己家中玩,但是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当场死亡。她当时处于慌乱之中,便先假意随村中的人们寻找豪宪的下落,找机会将豪宪的尸体装上了车后,趁着夜色抛尸于米代川的河边。

警方并没有当场拆穿她漏洞百出的供词,而是以“尸体遗弃罪”,在6月5日宣布对畠山铃香进行正式逮捕。

一时间舆论大乱。谁也不曾想到,一位苦情的单亲妈妈,却摇身一变成为了杀人嫌疑犯。

而更痛苦的,就是可怜的米山夫妇。他们更是完全想象不到,一名刚刚痛失自己女儿的邻居,竟然会对他们自己的儿子下此毒手。

对畠山铃香的审讯立即开始了。

起初,畠山铃香只是承认米山豪宪的死亡地点,确实在自己家中,但坚称豪宪是由于事故而死。在警察拿出的窗帘绳、血迹证据面前,铃香开始无法自圆其说。她先说豪宪是自己顽皮,在屋里跑动时头卷到了窗帘绳,随后又改口说是两个人做游戏时,自己一时糊涂拿起了窗帘绳勒住了豪宪。但是无论她如何狡辩,都无法解释自己在豪宪失踪前后所做出的反常举动。

6月23日,在被逮捕20天后,畠山铃香终于崩溃,她如实交待了自己在豪宪回家路上,叫住了豪宪,邀请他来家里喂兔子,随后趁机从背后缢死了豪宪,并在当天深夜偷偷开车去抛尸的全部作案事实。至于杀死豪宪的动机,据畠山铃香自己供述,是由于每当看到豪宪,就会想起死去的彩香,因此才痛下杀手。

6月25日,畠山铃香以对米山豪宪进行诱拐、杀害、抛尸的三重罪名,被警方正式逮捕。

然而,此案并没有结束。关于彩香的死,警方还没有查出线索。

事情的突破口,来自于对彩香的尸检报告的再次审视。这次负责进行尸检报告分析的,不是秋田县警,而是来自东京的科学搜索专家,资深法医上野正彦先生。

上野正彦,出生于1929年。1954年从东邦医科大学毕业后,便进入了法医这一行业。他经手的尸检超过20,000具,亲手解剖过的尸体也达到了5,000具之多,在日本被称为“让尸体说话的人”。

他亲自参与过的案件中,最出名的应当算是“JAL123坠机事故”,“北九州一家监禁案”,“吉展诱拐杀人案”,以及“光市母子遇害案”。

在审阅了彩香的尸检报告后,上野正彦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如果彩香是溺死的话,她不应当出现死后僵直的状况。”

确实如此,尽管在我们的常识中,人在死后都会出现所谓的“尸僵”现象。然而在流动的水中,例如河流、大海,淹死的人由于四肢关节都会受到水流的冲击,所以尸体并不会出现死后僵直。这一点,在秋田县警最初的调查中被完全忽略掉了。

这样一来,彩香的死因,便出现了变数。

在警方将最新的彩香尸检分析结果拿给畠山铃香之后,铃香低下了头,承认了她杀害自己亲生女儿彩香的经过。

2006年4月9日傍晚17时许,彩香向母亲铃香提出,想去看看河里的大鱼。铃香说天已经黑了,恐怕看不到了,但是实在拗不过一直闹着要去看鱼的彩香,于是只好带着她,驱车赶往米代川上横跨的“大泽桥”。

到达大泽桥时,已经是傍晚18时左右了,天已经几乎全黑。由于根本看不到鱼,于是母亲铃香提出回家,但是彩香此时却还闹着一定要看。感觉到不耐烦的铃香,便说:

“想看鱼的话,就站到栏杆上去看吧。”

她想用这句话吓住彩香,却没想到彩香真的爬上了栏杆。由于站立不稳,彩香便回头对妈妈说:

“妈妈,我好怕,你从后面抓住我吧。”

铃香走上前去,突然心中燃起了一股怒火,便直接将彩香推下了桥栏,自己驱车扬长而去。

根据警方拿出的死因分析显示,彩香被亲生母亲推下护栏后,并未落入河中,而是头朝下,直接摔在了河边的鹅卵石上,这才导致了她头骨和颈骨的骨折。而她肺中的河水和气泡,是由于她坠落河滩后,头部恰好落入水中,在昏迷状态下呛水所致。也就是说,令彩香死亡的原因,并不是失足落水,而是被母亲从高达10米的桥面上推下去,头部受到的严重外伤所致。

单单写出这段,就已经让我觉得非常残忍了。

2006年7月18日,在供述了自己杀害米山豪宪的经过后,畠山铃香再次供述了自己亲手杀死了亲生女儿的事实。秋田县警方以故意杀人罪,对畠山铃香进行了再次拘捕。

2006年8月9日,秋田县地方检察院,以故意杀害畠山彩香、米山豪宪,并分别抛尸的罪名,对畠山铃香提起公诉。

2007年9月12日,本案开庭审理。原本仅能容纳25名听众的旁听席,却迎来了2500名想要旁听的民众。

在庭审中,畠山铃香对杀害米山豪宪的事实供认不讳,但否认了自己产生过对女儿畠山彩香的杀人动机,坚持自称是失手将女儿推下后,陷入了精神混乱的状态,所以并未当场呼救。

2007年10月26日,在第六次开庭审理中,法官曾经询问过被告畠山铃香:“你认为自己所犯的罪行,应该面临什么样的处罚?”

“应该像米山先生所要求的那样,进行处罚。”

“以命抵命吗?”

“是的。请判我死刑。”

在拘留所中,被告畠山铃香曾经以吞食香烟、利用毛巾上吊、吞咽浴液等等方式,尝试过自杀,但都没有成功。

2008年3月19日,秋田地方法院对本案作出了宣判:

“被告畠山铃香杀害两名儿童,具备充足的杀意,然而在执行时显然缺乏计划性,并且杀害动机受到严重的精神问题影响,因此判处无期徒刑。”

这一宣判,立即招致了检方和辩方双方的反对,并立即分别提出了上诉。2009年5月19日,双方的上诉请求都被驳回。

在谈到这样的判决时,法官藤井俊郎做出了解释:

“被告所犯的罪行极其凶恶,所以理应适用死刑。然而在审理中,我们发现畠山铃香的精神状态极其不稳定,呈现出一定的精神疾患状态。在进行了精神司法鉴定后,对被告的精神分裂症状进行了确诊。在她杀害米山豪宪,以及之后善后的过程中,很多显而易见的证据都没有被她销毁,而且作案时所选择的工具也是随手可得的物品,因此她在突发的情绪波动下做出了冲动杀人的举动,这也是检方和辩方在法庭上进行争论的焦点。

鉴于争论双方都无法提出明确的证据,并且对于作案动机的说明明显不足,因此我才做出了无期徒刑的判决。然而,我们对于被告的反省态度是否发自内心,仍然无法判断,因此建议监狱方谨慎考虑她未来可能的假释请求。”

事件随着“毒母”畠山铃香的锒铛入狱,似乎就拉上了帷幕。然而,我们的故事还未结束。

从对被告畠山铃香的背景分析中,我相信读者们可以看出,这位毒母的一些异常之处:

1。 铃香的童年,是在父亲的家暴下度过的。据畠山铃香自己供述,小时候每次被父亲毒打,甚至是抓住头发往桌子上撞的时候,她逐渐形成了一种“置身事外”的思维模式:每当自己遭遇不幸,便好像可以立即让精神脱离自己的身体,在一旁看着,忍受着痛苦快点过去。久而久之,她在别人面前,便时常呈现出一种“心不在焉”的状态,放空头脑。而这,也就是她后来呈现出相当程度的精神分裂症的前兆。

2。 在上学期间,畠山铃香几乎从小学到高中毕业,一直是学校中被欺负的对象。在学校中她没有朋友,甚至被班上所有的同学歧视、起外号。

3。 在结婚之后,畠山铃香很少做家务,午饭和晚饭都通过便利店的便当解决,家中垃圾袋堆成山。前夫在忍受不了之后选择了离家出走,然而此时的畠山铃香却一头躺倒,彻底放弃了对家庭的经营。有很多次,邻居发现她并不给女儿彩香准备像样的食物,而是每天午晚餐都用杯装方便面应付。

4。 被告铃香有着赌博癖,尽管独自一人养育女儿相当不易,但她还是靠着卖保险、超市打工等等方式努力工作着。然而,每月的工资,她却大多拿去小钢珠店赌博。这样的生活维持了一段时间之后,铃香干脆辞去了工作,一边借高利贷,一边继续着每天赌博的日子。在被捕的时刻,铃香所欠下的高利贷已经达到了200万日元。

5。 女儿彩香虽然是她唯一身边的亲人,但是铃香却对女儿彩香的态度忽冷忽热。有时候邻居们会看到她拉着女儿的手逛公园,但有时候又能听到从她家传出的打骂声不绝于耳。

6。 在事件发生之后,警方从铃香家中搜出的日记中,她曾经写到:“(米山一家)为何这样着急?不就是死了个儿子吗?家里不还剩下两个儿子吗?”

也许是童年阴影、学校阴影等等幼小时期的心理刺激,使得畠山铃香的思维和精神都完全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但是,在这起充满了剧情转折的事件中,我们也可以看到被告这样一名“放弃生活”的人,却在有意地破坏着他人幸福的家庭。对于有着嫉妒心,同时自己又无力改变自己生活的人们来说,“报复社会”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思维定式。

我们该如何回避这样的社会问题呢?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这就会成为我国社会热议的话题之一吧。

故事说到最后,有一个细思极恐的细节,不知道大家注意到了没有。

米山豪宪在遇害前,曾经对畠山铃香说过这样的话:

“阿姨,对不起。彩香出事那一天,我看到她就站在您家的车前,却没跟她打招呼。如果当时我叫上她一起去玩,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而就在几天之后,畠山铃香便下手杀死了米山豪宪。

感谢各位的阅读,下一期我来写《附属池田小学大量杀害事件》。

根据您访问的内容,您可能还对以下内容感兴趣,希望对您有帮助:

有一部电影,里面有一个情节是魔鬼把天使妇女们奸...

答:地狱神探?

马丁路德金因为什么被杀,他生活在什么时期,被谁杀的

答:马钉路德·金英文名:Martin Luther King, Jr.,1929年1月15日-1968年4月4日),著名的美国民权运动领袖。1948年大学毕业。1948年至1951年期间,在美国东海岸的费城继续深造。1963年,马钉路德·金晋见了肯尼迪总统,要求通过新的民权法,给黑人...

鲁邦三世剧场版天使的策略怎么看不懂呢?一开始鲁...

答:一开始的是假的

圣经中提到的天使有哪些

答:哥林多前书14:33说:“上帝不是要人混乱,而是要人和谐。”因此,耶和华把他的天使儿子组织起来,基本上分为三类:(1)撒拉弗天使,侍立在上帝的宝座前,宣扬上帝是圣洁的,并帮助上帝的子民在灵性上保持洁净;(2)基路伯天使,彰显耶和华的统...

杀戮天使出动漫了,结局他们会私奔吧,我可不想要...

答:这个目前出了杀戮天使动画制作委员会以外,谁都不清楚吧

求天使们的私人课程1-12全~大神们谢谢~

答:“你以一人之力为整个大高王朝挽回了面子,肯定早已是名满天下了。现如今,蒙罗在胡奇明的策动之下,恐怕早已经对中原动手了。”祖南冬不愧是蒙罗一品堂的大高手,看问题的确透彻,目光凝重地说道:“只是不知现在战况如何,中原的步兵如果在草原上...

他们和天使打仗 赢了就强奸天使,这样就能杀死天使...

答:是不是 风流之沃玛教主??????

复仇者之死电影结尾没看懂!求讲解!!

答:魔鬼变成了天使,于是魔鬼杀了天使,但是魔鬼在也变不回去了,这时候那些信奉宗教的小孩子们为了给天使报仇成为了复仇者把自己变成了魔鬼,于是小魔鬼们杀了复仇者变的...

邪恶力量里天使们怎么不自己去猎杀莉莉丝

答:那些天使都只听大天使的命令,比较呆。聪明的大天使又必须要特定的皮囊才能下凡。。。。所以。。不过1楼的回答也是原因之一拉

大佬们求杀戮天使游戏汉化版百度云资源

答:杀戮天使作者星屑已经将版权全全交给了NicoNico,但N站不允许汉化。 正版简体中文Steam有,好像是32RMB来着。

声明:以上内容由用户提供,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如有任何不妥,请与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联系:513175919@qq.com

www.xue163.net true http://www.xue163.net/q/20180808/20180808B0A63E.html report 36042
最新添加资讯
24小时热门资讯
娱乐时尚
科技资讯
历史文化
真视界
旅游美食
精彩图文
我爱我车
母婴健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8 xue163.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
12345678910 热门社会娱乐体育军事汽车财经科技育儿历史美食数码心理时尚宠物收藏家居文化三农健康科学游戏动漫教育职场旅游电影教育考试: 学历财经建筑 医药公考资格外语电脑作文招聘中小学留学 文档 移民 文库专栏23问答中心z资讯z资讯1资讯涨资讯涨资讯1资讯问答图书馆知识IT编程数码信息解决方案信息中心IT科技topzttophottopsctopnew问答新闻中心软件教室设计大全网络相关英语学习开发编程考试中心参考范文管理文库营销中心站长之家IT信息中心商学院数码大全硬件DIY企业服务网吧在线百科硬件知识手机平板汽车游戏家电精彩摄影现代家居IT女人经验健康养生猎奇创业攻略教育学习历史时尚潮流最近更新涨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