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传学生称遭教师性骚扰,反性侵在公益、媒体、高校越演越烈吗?

来源:互联网
责任编辑:李佳
字体:

7月26日,中国传媒大学大三女生发文称,在2016年11月遭受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谢伦灿性骚扰。反性侵运动在公益圈、媒体、高校圈越演越烈吗?你怎么看?

由用户 面面 提供的知识:

问:“你为什么要喝酒,他让你喝你不喝就是了”。那好,我问你,关系到你的学业和工作的老师让你喝一杯酒你喝不喝?如果所有不想喝的酒都可以不喝,那何来“劝酒”之说,何来那么多不想喝却不得不喝的酒?你愿意为了一杯酒就去得罪对你学业和事业都可能有重要影响的人吗?

又问:“你为什么要跟他进工作室,下了车你不会跑吗?”那好,我问你,我作为一名19岁的女性,对手是一个比我力量和体型均强很多的男性,我还穿着高跟鞋,跑?跑得过吗?周围的环境那么黑,人烟稀少,我又不知道具体位置,他一时冲动打我或者杀了我该怎么办?我呼救有人听得到吗?我要往哪个方向跑才是获救概率最大的选择?我们都知道,在对方有伤害你的可能情况下,力量较弱的这一方最好的做法是选择顺从,不断找寻机会逃生,能说服对方放了自己是最好的选择。事实上,我也是这么做的。所以那些杠的人,请你们用脑子好好思考一下,我当时需要保全的是我的人身安全。如果我当时准备逃跑,他被我激怒杀了我或者打我,那也会有人来杠:“什么都没观察清楚就跑,不会先顺从他,之后再找机会吗?”你看,根本不是你做的不对,是总有人要当上帝来挑刺儿。

再问:“你不会当时就报警吗?给你男性朋友发微信,为什么不选择报警?”我问你,报警是不是要打电话?打电话是不是要说话?说话是不是有声音?有声音被他发现报警了,是不是就会激怒他?我的手机是不是就会被他夺走?那我要怎么跟外界取得联系?我被他打了或者杀了该怎么办?

最后,我承认事后没有报警是我不对,但人无完人,我已经从他手中安全逃出,我需要时间和精力来消化这个事情,来恢复我的情绪,来应对课程及两个专业的考试,我没有精力去报警取证斗争,我很痛苦,我需要冷静下来,那时候这类事件几乎没有多少被曝出,我也没有前例可参考。因为顾及到谢的权势(虽说是他一面之词,但我一小小学生不敢冒然行事),我也不敢报警,我怕报警没有用,举报也没有用。

这类问题我不想再说了,我之前发过的文字也请好好看一看,不要再问重复不必要的问题,我真的不愿意一遍一遍讲,也不愿意一遍一遍纠正提问者的错误。谢谢大家了。

由用户 稍息_shaoxi 提供的知识:

十年了,我决定说出来#me too#

下午在微博上看到@面面儿呐 师妹讲述自己被中传教授谢伦灿性侵,我哭了一晚上,因为,我在校期间跟她有过类似的经历。

我,中国传媒大学2012届毕业生,在大约2008年冬的某一天,被当时的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社长、博士生导师,现在的前中国传媒大学副校长蔡翔性侵。

十年前,我18岁,认识蔡翔是我父亲带着我去的。因为我考上了一个不错的学校,父亲骄傲地逢人便说,一个熟人告诉他,他认识学校的教授,并给父亲引荐了蔡翔。开学时,父亲送我上学,带我认识了蔡翔。父亲的本意是希望对方看在同乡的份上,以后对我在学校的事情或多或少能有些帮助,用他的话说,“多认识个人多条路”。却没有想到,路没有多,噩梦从此多了一个。

开学后,我没有主动联系过蔡翔,一是没有什么需要找他帮忙的事情,二是潜意识里觉得这种“大人物”(是的,我那会觉得他是个挺大的人物)应该很忙,我这种小透明没啥事不好去打扰对方。但他偶尔会给我发短信,让我去他办公室坐坐,我没有多想,甚至有点儿受宠若惊,大一课业也不忙,所以每次都去了。办公室在学校最北边的出版社楼二楼,落地大玻璃窗前坐下,聊些有的没的,大部分时候是他问我一些日常,很普通的长辈关怀晚辈的姿态,谈些社会经验和鸡汤,我一般都很拘谨地坐着听,问我什么就答,大部分时候是在附和,以及拍些【我觉得此处应该拍】的马屁,就这样慢慢地我没有一开始那么拘谨了。

现在想来,这个套路跟侵犯@面面儿呐 师妹的谢伦灿教授一样,都是在“摸底”,通过谈话,确定这是不是一个安全的性侵对象,掂量自己有几成把握,用什么方式拿下比较方便。

他甚至开始送我什么超市的购物卡之类的,物质性的东西,我一一拒绝了,觉得很莫名,无功不受禄的道理我还是懂的,从小到大的教育让我没办法接受一个非亲非故的人给予的财物。

我在后来无数次回想,这种送礼也许正是试探,如果我接受了,如果我没有经住那点对他来说无足轻重,但对一个穷大学生来说却还有点分量的财物的诱惑,我在事发时就不可能拒绝地那么坚决,那么理直气壮,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在那样的情况下,如果有那么一丝丝的犹豫和顺从,后果都将不堪设想。

有一天——时间过去太久,加上痛苦记忆的刻意回避,我只记得是在冬天,那时候还没有微信,他发短信让我去办公室坐坐,我去了,像往常一样闲聊,他甚至跟我说他的儿子,跟我一般大,还在上高中,而他只有一个儿子,一直很遗憾没有个女儿,拿我就当他的女儿一样。这些话更让我觉得放心,毕竟谁会对自己当女儿的人怎么样?(当然很多年以后我知道了有一种关系叫干女儿和干爹)加上他是父亲带我认识的人,我下意识拿他当一个尊敬的长辈,我从小在学校长大,身边的叔叔阿姨全是老师,都是非常和善可亲的长辈,根本想象不到一个高等学府的博士生导师,会是那样一个禽兽。

聊着聊着,他露出疲态,跟我说工作很累,跟我说话感到很轻松,而他到周末一般会选择去放松一下,放松的方式之一就是去北京周边泡泡温泉,今天正好有时间,要不要一起去。语气并不是命令式的,而是一种带着疲惫的姿态邀请,表达很想带我一起去。我忘了我是怎么反应的,面对一个我以为的大人物、长辈突然的邀请,我说不出不字,如果他很强硬地要去我去,我可能还会抗拒,但这样先以疲惫的姿态示弱,又反复劝说的态度,碍于面子和同情心(多么sb的我!),我张不开口。而且当时土包子、从没有泡过温泉的我以为,泡温泉是像日本小说伊豆的舞女里面那样大汤池,大家一起泡在里面,不知道有种泡温泉叫“私汤”,是只有两个人的!

我去了,去之前跟宿舍一个玩的好的姐妹发过短信,比我经验要多的她敏感地意识到可能不对劲,劝我不要去,我回她说,他说过拿我当女儿,没事的。(多么sb的我!)

开车,越开离城市越远,08年,还没有微信定位和地图软件,很少出校门,本来就对北京不熟的我很快就失去了方向,不知道去的是哪里,只隐约知道是出校门往东走的,到了地方,他熟练地去前台拿卡,然后带我进了一栋独栋的小楼,我开始感觉到不对,但是陌生的环境,我甚至不知道这是哪里的状况让我不知所措,他放下东西,走到我面前说,别害羞,我来帮你脱衣服吧,然后迅速地脱掉了我的上衣和内衣,整个过程我脑袋一片空白,毫无反应地任他脱光了我的衣服,他让我先去里屋的私汤等他,我像被施了咒一样听话地去了,随后他把自己脱光了,也走了进来,坐在池边,抱住了我,我的思维才逐渐开始回笼,开始拼命地想怎么办,怎么摆脱,这里是京郊,我连这地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就算我跑出去,能打到车吗? 打电话报警的话,警察多久才能来?跟前台求助有没有用?我不敢激怒他,怕他用强,只能压抑着害怕假装顺从,泡了一会就说我不想泡了我要出去,他放开了我,让我去前面的床上睡会儿休息一下,我裹上浴袍,躺在床上想着我要怎样告诉他我不愿意,怎么拒绝才能让他放弃用强送我回学校,随后他也起来,躺到我对面,亲了亲我脸,然后指着他自己的脸让我亲他,我摇头说我不想亲,我想回学校,我不喜欢这样,我就这样一直拒绝,他要求了几次后就没再强求,让我去前面餐厅点点吃的,他休息一会,吃完就送我回去,我松了一口气,穿上衣服出去点了几个他要求的菜,过了一会他过来找到我,气氛尴尬地吃了一顿饭,吃完,他送我回了学校。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毕竟没有真的发生关系,那时候我也不知道这叫性侵,只以为没有发生实质关系,不算强奸,我没法告他。但接下来几个月,我一想起这件事就犯恶心,反胃甚至空呕,我不明白,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一个看起来很值得尊重的人,能做出这样恶心的事,我走在路上,坐在操场边经常发呆,痛恨自己为什么当时竟然连反抗都没有任由他脱光了,我问自己,难道我潜意识里是愿意的吗 ?这种自责让我陷入了极大的痛苦,万幸,当时劝我别去的室友,和一个高中的同桌好友得知了事情以后一直安慰我劝我,帮我一起慢慢想开,我才没有出现什么严重的心理问题。

我没有告诉父母,因为不知道如何启齿,后来一次闲聊的时候得知,他曾经跟我父亲提起过看到我在学校跟男生举止亲昵,当时我只有一个异地男友,在学校里连一个走得近的男生朋友都没有,哪里来的举止亲昵!这件事再一次刷新了我对他的恶心程度,自己做了这种人渣的事,怕我跟家里告状所以先给我泼脏水污蔑我?幸亏父亲相信我,并没当回事,以为他看错了,只当是笑话讲给我听,知道真相的我,气地无话可说。

大三的时候,他甚至还有脸给我发短信,说很久没见什么的,让秘书给我送点水果礼品之类,我气到想哭,他怎么有脸?怎么会脸皮这么厚?我痛苦了这么久,他却毫无羞愧之心甚至还想来试探我。

我恨他,无数次去临建上课从出版社路过时,都会想象自己去扎他的车胎,最好让他出车祸,我现在没有能力报复他,发誓等毕业了我有能力了,一定要报复,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但十年过去了,我并没有扎过他的车胎,也仍然没有能力去报复,时光逐渐淡去了当年的伤害,我也找到了爱我包容我的未婚夫,我以为我早就放下了,却在今天下午看到类似的学妹的经历时崩溃了,除了恨,我还感到了巨大的愧疚,我不知道我的沉默,让这样的人渣又继续道貌岸然地害了多少人,从他毫无愧疚的坦然来看,很可能之前和之后,都不止我一个,跟他没有直接利益关系的我还能没有顾虑地坚决拒绝,如果是被他拿捏了前途的学生,我不敢想象会是怎样。

所以我决定说出来,不确定有没有用,不确定十年前发生的现在可能一点证据都找不到了的事情能否让他受到惩罚,但我必须说出来,起码让学妹们知道,一定要当心这个人渣!不要让更多的人再受到伤害了!

大学的经历因为这些事情算不上愉快,但我仍然热爱我的母校,说出这些可能会让一些人觉得中传不好,但是我想,相比一个被掩盖了丑恶的高等学府,我们更想要一个干干净净的校园,希望母校清除了这些人渣后,越来越好。

愿反性侵能够早日立法,愿每个女生都能有安全感有尊严地活在世上。

由用户 张丰 提供的知识:

其实,我不想用运动这个词,但是,现在在教育、媒体和公益这些所谓“圈子”,确实有比较多的女性站出来指证性侵和性骚然,这是好事。

我也不想使用圈子这个词,而更愿意称领域或者行业。那么,这三个行业,是否就比别的行业更乱或者发生的性骚扰更多呢,其实并不是。

从根本上来说,人们更注意这三个领域的“负面”,其实是因为对这三个行业的期待更高。大学老师,承担教育育人的职责,理应在道德水准上为社会做出表率。媒体,一直在宣传更好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那么,媒体人士也应该身体力行吧,而不是言行不一。公益行业,这本身就意味着社会上美好事物,怎么能和那些事情联系在一起呢。

这三个行业的问题被曝光,说明人们以更严格的目光在审视他们,这是好事情。另外,能够曝光这些事情,一个更主要的原因,可能也和这三个领域的受害者群体更勇敢有关。媒体行业人才流动性很大,很多女性离开了原来的领导也就不再惧怕收到影响,大学女生朝气蓬勃,本来就比较勇敢,而公益行业,则有着更强的行动力。

我们不要以危机或者负面来看这些事情,女性权利的觉醒,对社会来说是好事情,它有利于重新塑造公共场合男女交往的新模式,有利于提高整个社会的文化水平,这毫无疑问是一种进步。为那些勇敢的女孩点赞吧,这是我们文化中的新内容、新力量,是健康的那种。

由用户 张天潘 提供的知识:

从高校层面来说,今天一天曝光是有两起的,分别是:谢灿(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的教授,性骚扰中青报女记者)、谢伦灿(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性侵女学生)。再加上前两天被处理的赵秉志(北师大刑法学院院长),是总共三起。

所以其实这个设问,也可能是不太了解中国版的“MeToo”的发展历程。因为中国最早发起反性侵和性骚扰的案例,就是从中国高校开始的,甚至在海外Metoo之前的两三年,就有发起举报厦大教授性骚扰的案件。

所以并不是说从公益圈、公知媒体圈,然后再蔓延到高校的,而事实上是从高校先开始,就近的比如说中山大学人类学教授张鹏性骚扰女学生的事件,也正是在公益圈MeToo之前的十来天。

只是因为一直没有形成高潮,而且案例没有这么大面积的集中爆发,再加上很多学校的官方与那些教授沆瀣一气,想把这些按压下来,所以这些事件并没有很广泛的传播,而被众人所知。

从目前的整个形势发展来看,发生性侵和性骚扰,和行业和界别确实没有太多关系,只要有没有性别平等意识或者掌握权力的一班猥亵、猥琐、油腻的老男人存在,就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件。所以目前的此起彼伏的事件,就掀开了整个社会原来是暗藏在底下不见光的这些丑闻。

看到越来越多的女性,勇敢的站出来发声,去捍卫自己的权利,去警告惩戒更多的曾经犯下错误和罪行的老男人,也去告诫更多的女性加强自我保护,以避免承受他们之间的那样的烦恼和痛苦。同时也为所有的男人敲响了警钟,要管住自己的嘴,要管住自己的手,管住自己的下半身。

就在今天(26日)晚上,自媒体“每日人物”公号,在不到24小时内,就收集了一千七百多个读者经历过性骚扰和性侵的案例,让人看了真是惨不忍睹,唏嘘不已,不得不再次感叹一个女人,在这样的一个社会里能够健康快乐的成长、生活,真的是一场万分艰辛的旅程。

由用户 李显峰 提供的知识:

准确说,话题不是从公益圈、媒体圈蔓延到而是转回到教育圈了。教育圈一直是性侵、性骚扰事件的重灾区,年初以来发生过沈阳事件、张鹏事件、甘肃庆阳女孩跳楼事件等等。从曝光率看,高校的情况似乎更严重,但也未必,因为高中阶段以下的受害者发声更难,声音更弱,抗压能力也更差,更加不敢发声,同理,不少高校的受害者在学业结束之前,往往会选择保持沉默,要到学业结束后才敢站出来。绝大多数的性侵受害者选择沉默,毕竟,这是一件涉及隐私的事件,公开出来代价很大。因为公益圈、媒体圈的开放性、社会性,这两个圈子的受害者抗压能力显得更强。所以,METOO运动席卷而来时,她们最先站了出来。甚至有不少做过调查新闻的女记者发声受到伤害,并且有一些被指性侵者曾经是或现在仍是调查记者——奇怪吗?并不奇怪。这并不能说明,公益圈、媒体圈就有多脏,这两个圈子的自我净化能力更强,一旦曝光更容易得到解决。相反,暂未受到METOO运动影响的体制内尤其是官场的情况更严重,封闭性和潜规则使得这个圈子更难受到波及,但事实上,许多落马官员的桃色新闻中都包含性侵故事,显露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

不得不说,METOO运动真的是一场伟大的风暴!所有站出来的女孩都值得称赞,她们是勇敢的,肮脏的是加害者们。

根据您访问的内容,您可能还对以下内容感兴趣,希望对您有帮助:

传媒大学学生发文称遭教师性骚扰校方如何回应?

答:据媒体报道,2018年7月26日,中国传媒大学大三女生发文称,在2016年11月遭受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谢伦灿性骚扰。 该女生称,大二时报了经管学部文化产业管理双学位,上谢伦灿老师的《文化项目策划》课程。在实习过程中,受到其“金钱和权势上的诱惑”...

中传女硕士父亲被砍身亡嫌疑人当天什么情况?

答:中传女硕士父亲被砍身亡案调查:嫌疑人称当天喝了六七两白酒。 2月18日,大年初三,内蒙古突泉县宝石镇宝龙村岳家街屯村民李长银被同村的孟现忠持斧子砍伤,经抢救无效于次日死亡。 案发地岳家街屯离镇上有12公里左右的距离。村里人也说不清这起...


www.xue163.net true http://www.xue163.net/zixun/33/334341.html report 27158 中传学生称遭教师性骚扰,反性侵在公益、媒体、高校越演越烈吗?,7月26日,中国传媒大学大三女生发文称,在2016年11月遭受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谢伦灿性骚扰。反性侵运动在公益圈、媒体、高校圈越演越烈吗?你怎么看?由用户面面提供的知识:问:“你为什么要喝酒,他让你喝你不喝就是了”。那好,我问你...
最新添加资讯
24小时热门资讯
娱乐时尚
科技资讯
历史文化
真视界
旅游美食
精彩图文
我爱我车
母婴健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8 xue163.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
教育考试: 学历财经建筑 医药公考资格外语电脑作文招聘中小学留学 文档 移民 文库专栏23问答中心z资讯z资讯1资讯涨资讯涨资讯1资讯问答图书馆知识IT编程数码信息解决方案信息中心IT科技topzttophottopsctopnew问答新闻中心软件教室设计大全网络相关英语学习开发编程考试中心参考范文管理文库营销中心站长之家IT信息中心商学院数码大全硬件DIY企业服务网吧在线百科硬件知识手机平板汽车游戏家电精彩摄影现代家居IT女人经验健康养生猎奇创业攻略教育学习历史时尚潮流最近更新涨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