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官网有哪些处决682的方法/奇思妙想?

来源:互联网
责任编辑:鲁能
字体:

scp官网有哪些处决682的方法/奇思妙想?它又可能怎样逃生?

由用户破碎的黑麦提供的知识:

针对SCP-682的SCP交互处决试验

由于SCP-682具有高度的攻击性,适应性及智慧,在O5指挥部的许可下,已下令进行处决试验。基于对其可能发展出来的免疫能力(由于SCP-409的失败)以及适应性的顾虑,所有试验必须先在取自SCP-682的组织样本上进行测试。此步骤只能在O5指挥部的命令下方可略过。

(奉上自制682鬼畜~)

项目:SCP-689(黑暗中的崇神)

一个皂石制成的绿色雕像。当其不再被视线注视时,之前目视接触过目标的人员会忽然死去,目标会重新出现在尸体上方。与173不同,眨眼是无碍的,但比173恐怖的是,689能“连锁反应”式杀人,被视作极度危险。

将SCP-682暴露在SCP-689下。熄灭收容区中的光源。在光源关闭5分种后重新开启。SCP-689呆在原来的位置。SCP-682在一池灰黑色的液体中,没有观察到生命迹象。D级人员在两位特工的监视下进入收容区,以亲身确认SCP-682的死活。在D级人员于收容区踏出第三步时,SCP-682暴起攻击D级人员。SCP-682突破收容后逃脱,并在途中杀死一名特工。另一名特工亦因在测试中的意外观察而被SCP-689杀死。

注释: SCP-682似乎在常规理解上不能算作“活着”,或者对SCP-689免疫。另外,在这次实验中SCP-682似乎表现出有关于SCP-689的知识,或能在一定程度上了解它的作用,从而能"装死"逃脱。

项目:SCP-017(影魔)

一团具有人形轮廓的黑色烟雾。一旦有影子产生且覆盖于017上,017会迅速产生反应。它会立刻将影子来源整个包裹进烟幕之中,然后烟幕会变回通常大小。被包裹对象就此消失得无影无踪。

将SCP-682暴露在SCP-017下。SCP-682发出数次尖锐的嚎叫,损坏了几个记录仪器。声音包含数个波长,并被职员报告为“最恐怖的咆哮”。SCP-017似乎开始蹒跚而行,退到收容区域内最远的角落中。SCP-682试图同时突破自身和SCP-017的收容。特工将SCP-682镇压后移走。SCP-682声称:“你们这堆发臭的组织;你们不会[资料删除]”

注释:尚未确认SCP-682是通过某种方式对SCP-017造成了损伤,还是与它进行了交流。正在分析记录下来的声音。

项目:SCP-162(大型金属刷锅球)

一个由大量鱼钩、鱼线、针、剪刀以及其余尖锐物体所构成的粗略球体,会吸引而想去接触它。接触162将立即导致数个钩子钉入实验对象的皮肤,其疼痛远甚于一般鱼钩。挣扎和试图摆脱将使对象陷得更深,通常会导致对象完全陷于162表面。对象将血流不止,导致在长时间后死亡。

将SCP-682暴露在SCP-162下。SCP-682开始猛烈挣扎,发出咆哮并对测试人员出言侮辱。SCP-682陷入SCP-162中,主要是下肢,头和左前肢部位。被纠缠部位由于SCP-682的挣扎,受到了巨大的损伤。在持绩暴露四分钟后,SCP-682从SCP-162中挣扎开来,切断了它的下颚和左前肢,并对身体多部位的组织造成严重损伤。SCP-162仍然纠缠在SCP-682的左前肢上。SCP-682突破收容,使用SCP-162与多名特工,职员和研究员对抗,造成十一人死亡,八十六人受伤。SCP-162及其前肢在重新建立收容后从SCP-682身上移走。在对SCP-162重新建立收容时又有两人死亡。

注释:██████将军要求Noaqiyeum先生以及涉及批淮此次测试的职员前往站点指挥部进行纪律聆讯。

项目:SCP-999(痒痒怪)

一个巨大,无规则形态,黏胶状的橘黄色半透明粘稠物体。拥有与狗相似的顽皮的性情,对人极其友好。触碰SCP-999的表面会立即让人产生一种精神上的愉悦,并且在与SCP-999接触时这种感觉会增强,即使与目标分开后依然会持续很久。不管人们受到了多么大的伤害,与SCP-999接触后都会被治愈,并对人生前景充满乐观。


SCP-999被放入SCP-682的容器内,SCP-999立即向SCP-682蠕动。

999:(兴奋的咯咯笑声)

682:(不解地呻吟,咆哮着)这是神马?

SCP-999移动到SCP-682正前方,像狗一样上下跳着,伴随着尖锐的叫声。

682:(呻吟)恶心死了…

SCP-682立马冲向SCP-999并把它揍扁了。就在实验人员决定终止实验的时候SCP-682开始说话了。

682:(嘟囔着)嗯? (莫名其妙状)这是…(低音,有点像轻微的咯咯声)我感觉整个身体…都痒极了…

SCP-999能从SCP-682的脚趾爬上来,沿着它的一侧,紧贴在它的脖子上,并开始用伪足轻轻地摸索着。SCP-682的脸上慢慢地延展出宽咧的笑容。

682:(重度的咯咯声)我感觉…好…高兴。高兴…(笑了起来)…高兴…高兴

SCP-682重复了“高兴”这个词好几分钟,从偶然地发笑变成了不停地大笑。大笑持续着,SCP-682转过身来躺着,尾巴以骇人的力量击打着地板。

682:(愤怒地大笑)停下来! 不要再挠痒了!(依然笑着)

SCP- 682和SCP-999持续着“挠痒痒大战”直到SCP-682终于虚脱,像是睡了过去,脸上还浮现出像是微笑一样的表情。15分钟都没有动静后,两个D级人员进入房间收回了SCP-999。当SCP-999离开后,SCP-682立即苏醒并从其体内放出一种无法识别的能量波,疯狂地笑着。

在能量波范围内的所有人员都陷入到疯狂的大笑当中,这使得SCP-682得以逃脱并一路屠杀。在这期间SCP-999倾其全力救人,将他们带到安全地方从“发笑波”当中恢复。于此同时特工们压制并重新收容了SCP-682。

尽管SCP-682给设施带来了巨大的破坏,面对这个生物SCP-999并没有表露出恐惧。事实上它做出了还想和SCP-682一起“玩”的手势。但是SCP-682却表示:“那个恶心的小鼻涕块应该被[数据刪除]死。”


████博士的备忘录:“尽管实验不成功并以惨剧收场,这却是我见到过最好玩的事。我从来不觉得有哪一天我会用‘可爱’来形容SCP-682。请尽快发给我一份实验录像的拷贝。”

项目:SCP-061(魔音贯脑)

一台由SCP研究人员所制造的计算机程序,能够控制他人脑功能。SCP-061产生的听觉影响会拦截大脑发出的思想意识信息并替换掉它们,而不是通过在大脑的部分功能区内控制人的潜意识。

将SCP-682暴露在SCP-061下。SCP-682在SCP-061暴露下进入“放松”状态。对SCP-682下达“卧下”指令。SCP-682毫无反应。指令重复两次后,SCP-682才降下身体。注意到其行动非常迟缓且愚钝。对SCP-682下达“翻过来”指令。SCP-682毫无反应。指令重复3次。SCP-682颤抖了几次,稍微翻身后回到原来的姿势。指令重复6次。SCP-682似乎开始强烈抵抗,挣扎着爬起后又倒到地上。对SCP-682下达“站起”指令。SCP-682迅速爬起并突破收容。SCP-682无视了所有下达给它的指令。数名特工和职员作出反应试图重新建立收容。SCP-682发出一道高音调的"尖叫"。在其十五米半径范围内的人突然进入“放松”状态,与暴露于SCP-061一致。在被携带特殊装备的应急反应小队重新收容前,SCP-682吃掉了数名职员。SCP-682适应得来的"音波打击"能力在两星期后消失。

注释:正在研究SCP-682是如何将SCP-061整合进它的生物系统里的。

项目:SCP-053(小姑娘)

一个三岁的小女孩,任何超过三岁的人只要与SCP-053有目视接触,物理接触,或者在SCP-053周围停留超过10分钟将会很快变得失去理智,偏执而且嗜杀。

SCP-682被引进SCP-053的收容区域中。SCP-682表现非常困惑,且没有受到SCP-053影响的迹象。SCP-053似乎害怕SCP-682,并躲在她的收容区中一把椅子的后面。SCP-682伏在地上,把头部靠在地上一动不动。SCP-053接近SCP-682,在犹豫了几秒后,碰了SCP-682几下然后迅速躲回椅子后面。SCP-682没有任何反应。SCP-053再次接近SCP-682并且轻拍它的头,使它从前鼻孔中呼气。SCP-053拍着手蹦跳了几下,然后拥抱了SCP-682的头部。在实验的剩余时间内,SCP-682似乎处于十分驯服的状态,只作出了两次低烈度的逃脱尝试。观察到SCP-053把玩具和一些其它的物品拿给SCP-682,并用蜡笔在它前端的硬壳上画画。

在测试阶段结束后,进入收容区的职员立即遭到SCP-682的攻击,造成二人死亡,五人受伤。SCP-682被收容并移往独立的收容单元。在SCP-682被移走后,观察到SCP-053哭了几分钟。

注释: SCP-682的反应由于数个原因都值得注意。首先,这是少数SCP-682在和生物组织接触后却没有进入“狂暴”状态的事件。其次,由于SCP-682的缺乏反应,这次实验引起了对SCP-053的物理构成与成分的疑问。其三,这次实验提供了一个进行长期收容的可能途径。然而,将两个高度危险的SCP项目放在同一个收容单元中是不太可能被允许的。

项目: SCP-123(微型黑洞)

一个灰色测地线球体,在其正中心似乎是一个黑色球体(黑洞)。没有观察到从球体中反射出或发出任何光线,核心也表现出强大的引力。任何物体被送入外部球体时都会迅速加速进入对象并且消失。任何注入的对象的液体也被吸进中央球体。

在审核SCP-162与SCP-682之间的测试后,本测试被取消。SCP-682操控SCP-123可能引起的问题目前过大。如果可以通过某些手段使SCP-682完全无力化,且没有潜在的逃脱和迅速适应的可能性,方案可以被重新考虑。

项目:SCP-173(雕像)

一个外形为混凝土和钢筋构成的人形雕像,会排泄,能在没有生物体注视的瞬间(包括眨眼)进行极快移动。一旦注视者中断与对象的对视,对象将会瞬间折断注视者的脖颈。

SCP-682被引进SCP-173的收容区域中。SCP-682发出几声震耳的尖叫,然后迅速将自己挤靠在离SCP-173最远的墙上,一直盯着它。 SCP-682持续盯着SCP-173六个小时没有眨眼。装备有大口径狙击步枪的特工受派遣,射瞎了SCP-682的眼睛,同时停止了所有对SCP-682和SCP-173的观察。

在恢复观察后,SCP-682倒在地板上,在头部,脖子,和腿部有几处伤痕。在SCP-173的“手”上粘有一些SCP-682的身体组织。SCP- 682迅速的恢复损害,然后移向另一面墙,在身体的不同部位生长出眼睛,其中很多覆盖有厚质"罩子"状透明甲壳。尽管特工和基金会职员又作出阻碍尝试,SCP-682仍持续观察了SCP-173达十二小时。SCP-682被允许退出收容区域,并在临时收容措施中被重新控制。

注释:回顾这次实验,似乎是由于体型差异巨大,SCP-173无法对SCP-682造成致命伤害。如果SCP-682的身体质量因损伤降低到与SCP-173同一等级,这次实验可能可以重复。

(话说你们是怎么从这个实验中得出682声称173体内有毁灭世界能力的结论的......)

项目:Clef博士(这特喵是什么鬼)

四天启之一,一个十分油滑的聪明骗子(人渣)。前GOC特工,专长于现实扭曲者,也是前档案管理员。通过异常改造而对现实改变具有抵抗力,也令其面部无法被摄像。关于他的流言大多夸大且失实。(别叫他聪明人或者神秘人,他也不是什么亚当和撒旦。谎言之父,这个绰号最为贴切)

SCP-682被引入实验区域。Clef博士被引入实验区域。SCP-682和Clef博士互相盯着对方大约3分钟。在SCP-682的持续凝视下,Clef博士缓慢地朝实验区域外退去。Clef博士尝试打开实验区域的门。发现实验区域的门被锁住。报告称Clef博士大声咒骂几句,然后把一个未知的装置附在门上,在整个过程中其双眼一直盯着SCP-682。Clef博士引爆了门上的一个小型塑料炸药,导致了一场收容失效。SCP-682继续凝视。Clef博士启动了二级紧急锁定门并宣告了部分的收容情况。SCP-682没有反应。Clef博士进入实验观察中心。

两分钟后,尽管仍留在了实验区域内,SCP-682不知如何地杀死了计划的领导,███████博士,其脖子与和控制面板相撞造成的钝力冲击外伤而折断。

注释:这是我们一直坚持的官方说法。因为另一个说法,即有人试图蓄意把Clef博士和SCP-682放到同一个房间以试图谋杀他的事,是完全难以置信的。 O5-7

项目:高空冲撞

测试被O5-██否决。

注释:认真的吗?我是说…你是认真的吗?从飞机中把它丢出来让它坠下……谁在[数据删除]

(这特喵又是什么鬼......)

项目:一名普通人类小孩

当SCP-682被引入房间后,孩子开始尖叫和哭泣。对象立即被SCP-682吃掉。

注释:好吧,看来这不太管用。可能孩子的哭声让682感觉到敌意…… 客座研究员W博士

(喵喵喵???)

项目:一名普通人类小孩,使用药物抑制其过激情绪

小孩站立并微笑,对着SCP-682咯咯傻笑,未展现出恐惧。SCP-682吃掉了对象。

注释:嗯……也许我们可以再试一次。我保证总有个孩子可以像SCP-053一样和它做朋友… 客座研究员W博士

(这博士怕不是石乐志...)

项目:客座研究员W博士

目标在恐惧中尖叫并用力击打测试设施的门,乞求着让他出去。对象在进入3分钟后被SCP-682吃掉。

注释:干他妈的虐待狂混蛋。我对那个混蛋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把小孩送到那怪物面前?搞什么鬼… 助理主任Clef

(天道好轮回...)

项目:█████W ██████████切割用激光

在多次尝试后,SCP-682的主体于T+7:13时成功被切成二等分。在那两半(后称为SCP-682-A和SCP-682-B)再生时,死亡残骸被移出房间。在再生阶段完成后,SCP-682-A和SCP-682-B似乎调查了周围环境并互相评估对方,推测是在预判攻击。注意到表明有内部变化的表面波动,但所有外观的变化都因过于迅速地出现和消失而难以进行恰当的描述。两个体都在脸部,脊柱和前肢上长出了高能生物发光器官,通常以数秒为周期反复形成,脉动,然后再次消失。

于 T+35:42时,SCP-682-A和SCP-682-B同时倒在地板上,失去所有生命迹象,并在接下来的48小时内保持该状态。于T+84时,再次使用激光切割SCP-682-A及-B,以试图分割为更容易处理的小块,激光束被其皮肤折射,导致房间受到轻微损伤。由于-A和-B保持不动,尽管会增加逃脱的可能性,仍将2名D级人员释放进房间。在他们进入房间的一瞬间,[数据删除]。

在外部探测到监视设备的技术性故障以及实验室被突破,导致安全协议T-98816-OC108/682-N147启用。在付出███名安保人员,███名D级人员以及包括[数据删除]博士在内的██名研究员伤亡的代价后,成功重建立收容。大部分测试区域被判定为无法修复,并被拆除以备稍后重建。昏迷的实验监督员█████████博士于观察室外被发现,情况危殆(详见██████的医疗记录。██/██/████); 医务人员成功将之唤醒以接受██████特工的盘问,随后他被严厉训斥并[数据删除]。

注释:在封锁区域里只有一只SCP-682在一堆残骸附近被找到,显然有着近乎完整的质量,而不是预计中的50%(在设施中散落的组织算入失去的质量之内)。 █████████博士的证词表明SCP-682-A和-B在突破安保的时候表现出高度的协调性,但当SCP-682-B被安保人员重伤时,它立即被682-A吞噬并重新吸收。完全损耗掉一部分的SCP-682个体被认为是近乎不可能的,相关研究已被叫停。特工██████
注释:尽管我们的部门很想知道,SCP-682在被分为两半后是否保留着单一的意识,又或两个对立个体在均势被外力打破前能否真的维持合作,出于实际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建议再试一次。 -Noaqiyeum博士

项目: 60吨热核炸弹

测试被O5-██否决。

注释:有人认为把SCP-682放到一次能在300公里以内造成三度烧伤的爆炸的中心里是个好主意,但是只要它有机率在爆炸中活下来我们就不能这么干。是的,这是一枚他妈的核弹,但如果682活下来又适应了的话那我们就难以想象地完蛋了。 O5-█

(我感觉你们基金会中出了一个叛徒...)

项目:SCP-914(万能转换机)

一台极其复杂的巨大钟表机构装置,能通过旋钮对放入物体进行“粗加工”,“半粗加工”,“1:1”,“精加工”,“超精加工”五种不同类型的加工。加工过程中没有任何的能量流失,也没有任何物件在SCP-914中被观测到(活物在被加工过后都活不长)。

对[数据删除]的“精加工”或者“超精加工”选项不能被任何接触过SCP-682的员工所使用。另外,任何被SCP-682接触过的物体不许以SCP-914进行加工。任何尝试违抗这条指令[数据删除]。

注释:对于隔间而言,SCP-682的大部分形态都太大了。此外,组织测试显示出SCP-682对SCP-914有…一些未预料到的反应。最后,对于这种测试而言,SCP-914实在是一个太贵重,太纤弱的研究工具了。它在事故(CN:682-119857)后差点受到了损伤,而且一再[数据删除]。一旦造成的后果得到恢复[数据删除]。
注释: 考虑914对普通有机物所做的改变,这真的会令人惊讶吗?- G博士

项目: SCP-826(美梦成真书架

一对龙头形状的书立。当把一本书放在书立中间后,任何进入房间的入口都会通往一个书中设定中的随机地点。再将书从书立中移除后,即可恢复正常。

给SCP-826装有一份名为《一个如果能认出那条该死的蜥蜴就能而且会去永久杀死SCP-682的大致上和蔼友善的东西》,由██████博士所写的12页的短篇故事,详细描写了一头庞大而且友好的怪兽,被描述为能永久杀死SCP-682,以及一名配有一辆用来躲避SCP-682的2010 Ducati Multistrada摩托车的D级人员。

故事放到了SCP-826之间,并将之放在一个██米 X ██米 X ██米大小的空置大房间中,房间里有个大小足以令SCP-682穿过的遥控门。SCP-682被安全地带至入口前。研究员清空区域后,便遥控将门打开,展现出一片类似于故事中描写的绿色牧场。SCP-682不愿穿过门,故D-682-32作为"诱饵"被派遣进去。682穿过门,随后门就在他们身后关上。30分钟后,SCP-682带着少许损伤从先前进入的门冲出,杀死了██名研究员及██名特工。据幸存员工描述,故事中的草场已经变成了"战场",满布着冲击坑以及大量四散着的身体部位。这些部位估计是来自于故事中的那个"东西"的。回收到的故事被重新命名为《一个尝试把SCP-682永久杀死但失败了的大致上和蔼友善的东西》,文本明显变厚了,增加了209页描述着两头怪物之间的史诗式战斗的单页。

再次诱导SCP-682进入SCP-826的尝试皆遇到SCP-682的不配合。

项目:SCP-076(亚伯)

(该事故报告已被归档)

接到SCP-682的目击报告后,Omega-7被派遣至目标区域。Gears博士, Kain Pathos Crow教授,████████████将军及████将军暂时同行以进行监督和观察,尽管SCP-076-2对此表示反对。首次调度下达三个小时后双方汇合。

经过数小时的搜寻,最终发现SCP-682正在接近████的██████屠杀当地居民。

SCP-076-2阻止Omega-7向682开火,并孤身接近682。两者看起来交谈了几分钟,期间SCP-076-2不断回头看向大部队,并且怒气随着交谈进行越加高涨。

SCP-076-2率先出手,用一把刃状武器攻击SCP-682。被重创的SCP-682以利爪打落了SCP-076-2的武器并试图还击。一击不成,SCP-076-2调整姿势,再次与SCP-682进入战斗。战斗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进行着,双方SCP皆承受和输出了大量伤害。SCP-682受到了截至日前记录在案的最大量损伤,高达93%的体积被消灭。SCP-076-2在此一役中生成的武器超过了自被基金会控制以来使用过的所有武器的总数。

在SCP-076-2打算“彻底了结”已经行动不能的SCP-682时,异变陡生。感应器和监控设备显示了强烈的电磁能量和辐射爆发,以及剧烈变化的温度读数。中央监控器向区域指挥部报告了发生在SCP-682周围的时空转移现象。经分析此现象包括了一个黑洞的突然出现和消失,或者是突然形成了一个理论上从这个维度通向另一个维度的通道。

对于此异常现象和SCP-682对于大部分有机生命形式的排斥反应之间的联系提出了一些重要问题。目前推测SCP-682并非以人类所能理解的方式“活着”,或者可能干脆就是起源于另一个维度。

SCP-682和SCP-076-2都因为严重的物理伤害而无法继续行动。SCP-682被收容至临时保管措施内。SCP-076-2的残骸及整个战场被空投的燃烧弹毁灭。对外宣称是导弹试验事故。

笔记:“我TM早就告诉你了这货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而且我认为SCP-076也一样。就好像把你的手指戳进气球:你的手指即在气球内也在气球外。他们被“映射”到我们的现实世界中,在外部空间想要解析他们的时候就会造成各种各样的问题。就像编程的时候你对一个不存在的像素下达命令,整个系统就会变得一团糟!——█████████博士

项目:SCP-743(一台巧克力喷泉)

一个不锈钢的巧克力喷泉,能像一个标准的巧克力喷泉一样运作,制造出美味的巧克力;也能够制造出许多虫子,捕食周围的有机生物,以及维护修理743本身。

将SCP-743的容器运送进测试室,SCP-682已经从主收容室被释放入该房间。SCP-743的容器被遥控打开。观察到SCP-743处于静止状态;SCP-682似乎无视了SCP-743。在█分钟后,SCP-743开始涌出液体;SCP-682在几秒内得知。SCP-682小心翼翼地接近SCP-743并品尝其流出的液体。SCP-682开始舔食从SCP-743流出的液体。在██秒后,SCP-682用前肢抓住SCP-743把液体直接往嘴中倒。 SCP-682喝了██分钟,不时在背上[数据删除]。SCP-743停止流出液体并开始进食。SCP-682尝试驱赶蚁群,但很快被其覆盖满了。蚁群开始进食已停止移动的SCP-682。

██分钟后,在SCP-682的质量下降至原本的79%后,SCP-682张开它的嘴并伸出舌头。SCP-682的舌头变的有粘性并且长达5米,类似于食蚁兽的舌头。SCP-682开始用舌头舔食在它身上的蚂蚁,每次能舔食上千只。直到测试终止为止,SCP-682和SCP-743互相进食了█个小时。在随后██天内,SCP-682表现出比平时更快的恢复速度。适应产生的舌头继续存在了█天。

注释:SCP-743视SCP-682为有机体,但这几乎不能确凿证明。更值得让人注意的是进食743的液体能否使682的恢复速度加快。如果真的是这样,743和682则需要尽可能地离对方远远的。 — Lambert博士

项目:SCP-524(饕餮兔)

一只普通的小兔子,具有能够吃掉任何物体的能力,而不管到底有没食用性(甚至能把自己都吃掉)。虽然吃东西的样子和其他兔子一模一样,但是不会在意吃的是草还是完全不可食用的危险物质。

SCP-524和SCP-682被引进到测试场地。SCP-682狐疑地检查SCP-524,此时SCP-524开始啃咬SCP-682的右前肢。 SCP-682向后跳去,发出咆哮。SCP-524追赶了SCP-682两分钟,此时SCP-682沿着测试室的墙爬上了SCP-524够不着的四(4)米高处。SCP-524停止了追赶并开始用它的爪子洗脸;它持续了这个动作15分钟,期间SCP- 682一直留在墙壁上SCP-524够不着的4米高处。

SCP-524跑到测试场地的另一边去,开始破坏收容。测试终止。

项目:SCP-738(与魔谋易)

一套桃花心木家具、一把高背椅和一把华丽的办公椅样式的“王座”。当有人坐在高背椅上时,会有一个声音与坐在椅子上的人交谈。这个声音会开出条件,许下承诺试图诱惑椅子上的人。达成共识后,声音来源会履行契约,实现诺言;椅子上的人也会付出代价。

研究员坐在高背椅上,并询问“为了永久摧毁被我们称为SCP-682的物体,并同时让这个星球、它上面的生物圈、人类、人类文明、SCP基金会、以及宙中剩下的部分完好无损,你想以什么作为交换?”

实体采取与测试203时相同的形态,并申明“你们基金会付不起这个价,而你这个人也无疑是付不起的。”然后不再有进一步回应。

项目:SCP-096(羞涩的人)

一个苍白高瘦的人形个体,无智能,不可摧毁。在当有个体以直接或图片或电子设备等方式(绘画等艺术类形式无效)看见它的脸后,它会嚎哭尖叫一阵子,随后以直线冲向个体,将其杀死。

装着SCP-096的收容箱被送到SCP-682的房间内。人员清空四周后容器被遥控打开。

双方的尖叫持续了廿七(27)小时,然后噪音突然停止。声纳摄影装置顕示出SCP-096严重"受伤"并在西南角蜷缩成一团,似乎很沮丧。SCP-682则在房间的最北面,大约85%的初始质量消失了。重收容小队较为容易地回收两名个体。

随后再尝试将SCP-096曝露予SCP-682时会使它转离682,跳到某处并尖叫着挠自己的脸。

项目:SCP-343(神)

一位具有全知全能气场的男性人类,声称自己是宇宙的缔造者,拥有非常强大的现实扭曲能力。非常配合收容,被广大员工尊称为上帝。早期很多作品把它直接同亚伯拉罕宗教的神联系,但也有很多设定理解它就是一个自封神、比较低调的强力现实扭曲者,也远非全能。

详见事故报告:


不久,我站在了观察隔间里看着身在底下收容间里的343。他还没问过我们要他做什么,不过怎么看都感觉他能处理这事。所以,我还是不告诉他要处理什么比较好。就让上帝按他的意愿走吧。

Samet博士沾沾自喜地站在我旁边,一个字没说,不过他身上那股子得意劲儿直扑我脸上。他认为他在早些那场争论中赢了我了,我也没打算让他认清现实。这怎可能成功。343没有能驯服682的办法。

“准备好了吗,343?”Samet对着麦克风说道。在下面,343伸出了他的大拇指。再不需什么其他的准备了,于是Samet博士按下了控制台上的按钮,打开了圆形气闸,放出了682。

那爬虫咆哮着冲进了房间,直冲向中心来把它自己往对面的门上撞。他逃的次数多的都有经验了。唯一出人意料的是它这么做着的时候是朝着343直冲过去的,但似乎压根没有碰到他。343这边,他一直直盯着那个开着的气闸门,期待地看着。他看了眼大门,又冲上看着我们,然后把视线放回到了门上,随即开始说话。“那么?你们是要送点什么出来,还是说我应该进到门里面去?”

我独自笑了一下,看着682继续往第二道气闸门上撞。我笑着从Samet博士那松弛的手上拿下了麦克风。“闭上你的嘴,小心苍蝇飞进去,”我先提醒了下我的跟班研究员。“343,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看不到现在在房间里面的另一个玩意?”

343转了一圈,认真地看着整个房间,然后抬头看着我。“这屋子里除了我外什么都没有,Jack。你没事吧?”

我转过身看着Samet,笑得露出了牙。“682没有被消灭。就像之前预期的那样。”

“682?”343喊了出来,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怒火。一秒后他突然站在了我的面前,虽然体型没变,但总觉得他这会儿比我高,直直地俯视着我。“你给我把682带过来了?”我在他背后朝着英国人那儿打着手势,他迅速地开始执行682的收容程序,给房间灌入了酸。

“当然,343。你有意见?”这可是上帝的怒火。不过还算运气好,他没再冲我发火,我也省的想办法再闯这一关。

343仅仅是转过了身去。“他不是我的造物。你们自己处理他。”然后穿过墙走了出去。


项目:●●|●●●●●|●●|●

一个黑色的人形个体,能够穿墙,目前无法以任何物理手段收容。研究表明,SCP-2521能够识别文字与口头描述,但无法识别图像。SCP-2521极度喜爱一切描述它的文字和个体,并会突然出现将其带走(救,救命!!)。

SCP-682被束缚于145-B房间,镭射启动并开始切割SCP-682的后背;控制室的紧急出口被关闭。


<开始记录>

<9秒时> SCP-682:你在干什么?

<13秒时> 镭射开始在SCP-682的皮上刻下具有信息危害的数据,SCP-682发出了巨吼

<14秒时> 控制室的紧急出口被关闭<124秒时> 镭射切割结束

<126秒时> ●●|●●●●●|●●|●出现

<132秒时> SCP-682挣脱束缚

<134秒时> ●●|●●●●●|●●|●纠缠到SCP-682身上

<135秒时> SCP-682开始发声

<136秒时> ●●|●●●●●|●●|●消失,仅带走了SCP-682刻上信息危害数据部分的皮肤。实验终止。

<记录结束>

项目:从平行维度转移来的SCP-682

测试被O5-██否决

注释:两只SCP-682实体间的潜在永久对峙可能解决收容问题,但是将一个实体转移到我们的维度会带来不必要的危险,更不用说对另一只SCP-682的收容,或者两者选择合作带来的后果。否拒。

项目:SCP-2337( “Spanko博士”)

一只具有智力,认知能力和语言能力的长脚秧鸡。喜欢吃蠕虫软糖。能够发出十分响的声音,最低达90分贝,最高可达【删除】。自从SCP-2337被收容后,基金会收容的数个有智能的生物表示知晓项目的存在,并表达的想与其见面的想法(似乎十分的流弊,万神殿上也留有其名)。

在被告知SCP-682是一个“著名的极端反蠕虫软糖者”后,SCP-2337发出小号般的刺耳声,并进入SCP-682的收容室中。


<开始记录>

SCP-2337:贵族火鸡的姿态!十一千打仗坐垫的拳头!它素那个嘎!该死的龙卷风,嘶轰嘎!

SCP-682:滚。

SCP-2337:嚎主意有!嘎!

[SCP-2337用声波冲击破坏了SCP-682房间的南防爆门,然后走出了房间,再次看起来非常得意。以收容措施人员的极小伤亡避免了此次SCP-682的收容失效。]

<记录结束>


项目:SCP-2599(不够好)

一名14岁的朝鲜妹子,无法抗拒任何对她发出的直接指令,也无法完全完成任何提出的指令。因为后者的性质,2599可以完成大部分任何对其提出的指令,但无法完成指令的所有部分或无法令人满意地完成指令。

SCP-2599被要求攻击SCP-682,“直到它200%被确认死亡”。SCP-2599随后与SCP-682战斗42分钟,在最后,SCP-682四肢中的三个被切断,其胸部被压碎,其两个眼球都已经破裂。SCP-2599随后抓住了SCP-682的头部,似乎准备将其从SCP-682的身体上扯下。作为答复,SCP-682说道:“杀了我,你这袋器官,杀了我。”

SCP-2599立刻释放了SCP-682,并在试验场地内站立不动,直到安保人员将其移走。随后在SCP-682恢复前将其抹杀的尝试没有显着效果。

注释:理论认为具体的“杀了我”在一定层面上地位高于更为抽象的“攻击它直到它200%被确认死亡”。

项目:SCP-2935(哦,死亡)

一个位于石灰石洞穴内的时空异常,异常本身是一平行现实,与2016年时的现代地球近乎完全一致,唯一的不同是,所有生命活动,无论有机或无机,包括有知觉实体、机械、电脑等“类生命”现象,在SCP-2935内全部于2016年4月20日停止。

对SCP-2935进行探索时,机动特遣队E-13发现了暂时收容在Site-81的SCP-682。进一步调查后,发现其没有生命迹象。

注释:基于SCP-2935的性质,未必可能或根本不可能重现这样的结果。然而,这的确回答了其他平行现实无法实现的问题。不确定这对我们的现实意味着什么。 ——Harrison博士,Site-81

(恭喜不死不灭的682大爷终于死了)

请注意:本内容来自悟空问答,版权归悟空问答所有,本网旨在传播知识,不代表本网赞同以上意见,如有任何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根据您访问的内容,您可能还对以下内容感兴趣,希望对您有帮助:

SCP基金会官网

答:SCP基金会官网 故事主体围绕一个名为“SCP基金会”的组织,该组织受各个主要国家政府的授权和委托,且其本身运作不受司法管辖权干扰,目标为收容世界上的异常现象、事件、个体等等,并统称为“收容物”。许多这些“物品”既可对人产生物理危险,又可对...

scp基金会是真实存在的还是人为创造的?

答:假的,警惕骗子

scp 基金会里有哪些可爱的项目

答:嗯,这个还是很多的。别被173和682蒙蔽了双眼!!! 可爱的中有著名的scp-999(痒痒怪,与人友好,喜欢甜食和逗人笑,详见scp中国分部官网)和scp-166(绅士们最爱的SCP,一个美丽的少女(准确地来说是修女),异常之处是如果男性(无论性取向)...

SCP基金会较为著名的被收容者都有谁

答:SCP-173[雕像-最初之作][算是最出名的了] SCP-682[不灭孽蜥][更爱叫它大蜥蜴23333] SCP-073[该隐] SCP-076[亚伯] SCP-106[恐怖老人] SCP-002[the living room生活室] SCP-148[心灵遮断合金] SCP-166[魅魔少女] SCP-914[万能转换机] SCP-2000["救...

SCP是不是真的啊? 我进了网站?有没有危险啊?

答:SCP基金会只不过是一个网站,负责将这些SCP小说发布在网上,文件里的SCP根本就不存在,scp系列是一集合网路科幻创作,编写各种很像样的怪物的小说(或者算是故事),目的就是让读者相信他们写的东西,看似非常真实,其实并不存在。

SCP官网如何注册账号跪求详细流程

答:SCP基金会

scp_foundation是什么?

答:SCP基金会全称Special Containment Procedures Foundation,是一个全球性的秘密组织,他们的目标是收容和销毁全球的超自然物品/人物/现象(即SCP),以让普通人能生活在一个相对安全的世界中,基金会的活动是完全不受各大国的政府干扰的(同时,...

现在还可以在scp的官网上发表原创吗?

答:现在还可以在scp的官网上发表原创吗?5 xy2008zz 1 小时前 | 浏览1 次 ...个人、企业类侵权投诉 违法有害信息,请在下方选择后提交 类别 垃圾广告 低质...

scp基金会中文官网是不是挂了

答:没挂..只是经常不稳定,你可以在贴吧下app看

看了SCP官网锁定的人会怎么样

答:不会怎么样,scp基金会不是真实的,只是小说,所以无需担心。


www.xue163.net true http://www.xue163.net/zixun/72/723621.html report 83194 scp官网有哪些处决682的方法/奇思妙想?,scp官网有哪些处决682的方法/奇思妙想?它又可能怎样逃生?由用户破碎的黑麦提供的知识:针对SCP-682的SCP交互处决试验由于SCP-682具有高度的攻击性,适应性及智慧,在O5指挥部的许可下,已下令进行处决试验。基于对其可能发展出来的免疫能力...
最新添加资讯
24小时热门资讯
娱乐时尚
科技资讯
历史文化
真视界
旅游美食
精彩图文
我爱我车
母婴健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8 xue163.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
教育考试: 学历财经建筑 医药公考资格外语电脑作文招聘中小学留学 文档 移民 文库专栏23问答中心z资讯z资讯1资讯涨资讯涨资讯1资讯问答图书馆知识IT编程数码信息解决方案信息中心IT科技topzttophottopsctopnew问答新闻中心软件教室设计大全网络相关英语学习开发编程考试中心参考范文管理文库营销中心站长之家IT信息中心商学院数码大全硬件DIY企业服务网吧在线百科硬件知识手机平板汽车游戏家电精彩摄影现代家居IT女人经验健康养生猎奇创业攻略教育学习历史时尚潮流最近更新涨知识